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逆天驭兽师 第十六章 生气了

时间:2020-02-15 20:15: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逆天驭兽师 第十六章 生气了

两人相视一看,他们做什么了,刚走到这里,说了几句话而已。

“你们杀了腾!”愤怒地声音响起,君慕倾和寒傲辰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头顶的山洞开始塌陷。

杀了腾?腾蛇?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难道是那些人?

君慕倾脸色微变,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小倾倾,抓住我,我们离开这里。”寒傲辰伸手抱住君慕倾,立马就做出了决定,这个时候,他们不能有任何人留在这里,或者是出一点什么事情,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两人的身体开始呈现透明。

君慕倾知道这是黑暗之力在送他们离开,寒傲辰不是说在这里,不能使用黑暗之力,那他为什么会……

“嘘,我们离开这里。”寒傲辰继续说道。

可这次,君慕倾竟然听到,他声音中的疲惫,突然她平静的心里涌出一抹紧张,她立刻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同样抱着自己的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寒傲辰!

“寒傲辰,你不许做傻事。”君慕倾喃喃说道,声音在山洞里面逐渐消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君慕倾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周围的一切,靠在身上的人也越来越沉重,寒傲辰一定是做了什么。

“当然不会。”就在君慕倾担心的时候,耳边传来这么一句话,一颗紧张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两个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他们不禁倒吸一口气,他们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刚刚进入洞口的两个人也出现在这里,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倾儿。”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扭头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周围站满了人,都用奇怪的眼睛看着她,她动了动手臂,这才发现,寒傲辰一个人都靠在她身上。

“大哥,帮我扶住他。”君慕倾着急地说道,这家伙,明明就知道有危险,还要用黑暗之力!

君墨尽管也好奇,不过还是结果了寒傲辰,见他脸色苍白,看来一定是他做了什么,他们两个才顺利的走出来。

看着披散在身上的黑发,君慕倾还以为幻器没用了,现在看来是大哥认出了她,只是他们这么一叫一答,大家都知道了她的身份。

“真是个笨蛋。”君慕倾看着寒傲辰,赶紧从纳戒里面翻了翻,她记得自己有摘下暗元素的玲珑果,暗元素的不多,二十颗而已,现在也不知道他能吃几颗。

寒傲辰虽然闭着眼睛,可是外面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自然也就听到君慕倾说他是笨蛋,只是他累到不行,睁不开眼睛而已。

死亡之岛不能使用黑暗之力,他刚才强行使用,当然会大伤元气,休息一下,就会没事了,只是让小倾倾担心,他有点不忍心。

那静静躺着的果子,君慕倾脸上闪过抹笑容,她赶紧拿出三颗。

君慕倾如此大手笔,原本还在惊讶中的人,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三颗玲珑果,珍品!君慕倾一拿就是三颗!

“倾儿这是?”君墨心里同样的震撼,怎么妹妹消失了几天,一拿就是几颗玲珑果,这虽然没有那五色玲珑过珍贵,你也是百年难得一见,可为什么倾儿手里会有这么多出现?

君慕倾没有回答,这么外人在这,她不可能说,这些是她在死亡之岛找到的,要是这样,死亡之岛还不被人踏平。

“先让寒傲辰吃点。”说着,君慕倾就把那玲珑果凝成汁,缓缓送进寒傲辰的嘴中,吃了一颗,没反应,她就第二颗,第三颗……

十颗玲珑果过去了,君慕倾嘴角抽搐的看着寒傲辰,这家伙,吃了她一般的暗元素玲珑果还是不醒,等他醒来,非和他好好算账不可!

看着那一颗颗玲珑过在君慕倾手中出现,所有人不禁吞了吞唾沫,都是玲珑果!君慕倾居然有这么多,一下子就给人家喂了十颗。

十颗啊!他们一辈子都得不到一颗,何止是逆天啊!

败家子!十颗玲珑果就这么没了!这要是用来提高等级,该升多少级,君慕倾可到好,就这么给别人吃了!一拿还是十颗!

看着那些玲珑果,他们都感觉到深深的肉疼,整颗心都疼了。

一颗接着一颗的果子,变成汁,落到寒傲辰嘴里面,那些人都恨不得受伤的那个是自己,能吃到十颗玲珑果,受伤算的了什么,重要的是能吃到果子就好。

谁会想到,当初那个白痴能,被君家赶出去的君慕倾,会有今天,不仅光芒闪瞎了大陆上所有人的眼睛,就连实力,现在只要是个人提起君慕倾就会脸色一阵苍白。

双元素的上尊斗技师,和她比试的人,那就要做好准备,尽管是一对一的比试,可那相对的来说,就是你一个人,在和两个人打,君慕倾那变态的精神力,好像用不完一样。

“大哥,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已经走过了那些洞穴,前面就是生命花生长的地方。”君墨指了指前面,进来这里面八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生命花,只是到现在还没有开花而已。

“腾蛇死了?”

“嗯。”君墨点点头,那些人一走进来,就直接杀了腾蛇,然后就用空间轴把他们送到这里来了,到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生命花开的地方。

听到打斗的声音,君慕倾扭头一看,几道身影在空中和一只魔兽大战,看着脸色苍白的寒傲辰,她心里不由来了一阵怒火。

“哥,帮我扶着他。”君慕倾把寒傲辰放到君墨手上,立马转身看着天空上的打斗,身上散发出浓郁的杀气,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

站在一旁的人,不禁打了个冷颤,惊恐的看着君慕倾。

她,想做什么?是对他们动手吗?他们冤仇……

众人惊慌的同时,君慕倾扭动了手中的幻器,恢复了她自己的模样,火红的发丝随风肆意,赤红的眸子犹如冰山清泉,精致的轮廓绝世倾城,黑色宽大的衣袍将她还未完发育的玲珑身躯包裹在其中。

这瞬间的转变,让众人一阵哗然,是君慕倾,果真是君慕倾来了!

原本以为这下死定了的人,都纷纷松了口气,有君慕倾在这里,至少那些人就不会轻易的杀死自己。

黑红交错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弧的另一端,就是那还在战斗的几人中间。

“金乌赤火!”金红色的火焰在天空绚丽的划开,成功制止了几人一兽之间的打斗。

“人类!”拟态成魔兽的男子,怒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君慕倾,这些人类杀了腾蛇,他要为腾蛇报仇,杀光他们。

君慕倾缓缓转身,强大的气势,让魔兽只感觉有种压抑,这是殷红地唇瓣轻,“谁说我是来阻止你的?”她压根就没想阻止过这场战斗的停止。

站在君慕倾面前的几个男子,面对眼前红发红眸的女子,感到惊奇,一招能让他们阻止他们的斗技师,会简单吗?

“那你想做什么?”魔兽看着君慕倾,不明白这个人类到这里来,除了阻止它杀人,还有什么其它的事情。

看着面前的四个人,玫瑰般的红唇微微上扬,淡漠的脸上却露出冰寒,“当然是杀他们!”她一直没出手,不代表自己就认同这些人的做法,现在他们伤了寒傲辰,就要拿命来补偿!

魔兽微微一愣,这个人类是来帮它的?

“我不帮任何人?”冷漠如冰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再次震慑了所有人。

远处的霸气十足身影,让站在地上的人仰望,心里已经被深深震撼。

北冥冰和林温一人拉着北冥水莲的一只手,看到那一抹黑影,目光变得炽热起来,这样的女子,这么狂妄的女子,说出的话,他们听着,不觉得有半点突兀,反而感觉,这本就应该是她。

南宫家族的人心里已经在震动,君慕倾,苍穹大陆上天才,那个双元素斗技师,居然这么强悍,这样的人,要是为他们所有,那就是再好不过的。

扶着寒傲辰的君墨,露出一抹笑容,不知怎的,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倾儿,霸气狂妄,任何人都不能让她畏惧恐慌,任何事情她都能漠然而视。

那是属于的霸气,那气势,仿佛就像是天阻止她前进的步伐,要做的事情,她都会伐天毁地,而那冰冷的眸子,也不会出现半分的犹豫。

四位男子诧异地看着君慕倾,那自信的小脸上,带着几分嗜血,她犹如地狱中走出的修罗,罗刹,一双冰冷的眸子,有着如同野兽一眼的危险。

站在她身后的魔兽,面对这样强大气势的人,它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在颤抖,眼前的人类,让它都会畏惧,站在那里,它居然双腿打颤,恨不得匍匐在地,只是圣兽的尊严,不许它这样,即便是双腿打颤,它也在竭力支持,不让自己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

“臭丫头,话别说的太早,你不过是区区的上尊斗技师,也敢来挑战我们几个!”为首的男子终于回神,想到刚才会为眼前这个小丫头失神,脸色就有点不太好看。

那人的话,还不足以激怒君慕倾,没有理会他们几个,君慕倾漠然地走到圣兽面前。

“给你两条路,一,和我杀了他们,二,我杀了你,再杀他们。”霸气的声音带着肆意的狂妄。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

四人对于君慕倾的漠视,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这冰凉的声音,也愣在了原地,想说的话,张了张嘴,也忘记要说什么了。

她,她说什么,她不知道眼前的“人”,其实是一只圣兽吗?她说要杀了圣兽,君慕倾疯了吧?

玛蛋,圣兽这东西,以前也就传说中能知道,现在是真真真实实站在他们面前,而且要在他们面前大开杀戒,君慕倾居然说要杀了圣兽在杀那几个尊者!

这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尽管她天分再高,那也不是几个尊者的对手,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不止是一点半点。

站在君慕倾身后的几个人,回过神,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这个小娃娃说要杀了圣兽,也要杀了他们,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区区的双元素斗技师,敢这么狂妄,不知死活!

他们倒是要看看这个女娃有什么能耐,让圣兽乖乖听话,联合它连对付他们四个。

尊者在斗技师里面,总是受人敬仰的,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一样,四人同样看不起面前突然出现的女娃娃,在他们眼里,小小的女娃娃对他们还构不成威胁,想要打败他们,那加是没有可能。

“区区圣兽而已,你居然动用精神力打开空间。”傲娇地声音在空间响起,从死亡之岛之后,就沉默下来的空间,终于发出了声音。

“还有四个尊者。”君慕倾黑着脸说道,又是“区区”!

“不就是区区的尊者,等你的力量足够让我突破封印,这些算得了什么。”血魇继续傲娇地说道,这几天和君慕倾失去联络,它也觉得奇怪,叫了好几次都没有反应。

“……”它敢不敢再傲娇一点?

两人说话的时候,圣兽睁大眼睛,它感觉那股力量越来越明显,刚才的是威慑,现在是在告诉它,如果它不答应,就会被这股力量撕碎。

“丫头,有什么事情,你大可以叫我。”沙哑却有充满磁性的声音在空间响起。

这是?

“你是那只金龙!”

爪金龙翻了翻白眼,它是不是沉默太久了,这丫头亲手把自己放到这空间里面,居然还把自己给忘了!

所有人眼巴巴的看着圣兽的后决定,也等待着圣兽大发雷霆,把君慕倾给吞下肚。

在这些人等待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圣兽已经在空中天人交战,它和那股形的力量对抗,却发现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是……

龙气!

圣兽惊慌的看着君慕倾,这个人类身上,怎么会有龙气!

其他人或许看不到圣兽现在的表情,可是那四个人可是清楚的能够看到,圣兽脸色大变,他们心里也开始疑惑,这个女娃娃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就连圣兽见到,都会脸色大变。

圣兽都畏惧的人,他们几个也不敢再小瞧,笑话,他们还想活命。

“我不是帮你,只是这些人类,也是我想杀之人。”霸气的声音,显得是那般的底气不足,龙气都在这个人类身上爆发,它哪里还敢不服从。

听到圣兽的回答,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原来金龙就可以解决事情了,早知道,她就不用找血魇了。

空间里的血魇和金龙纷纷眼角抽搐,把它们两个叫出来,就是为了吓眼前的圣兽,这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你是君慕倾?”四人终于记起来,在来到苍穹大陆的时候,就听说过双元素天才,大陆天才叫君慕倾,君慕倾红发红眸。

见圣兽已经答应帮忙了,君慕倾也懒得跟它废话,转身冷冷看着身后的人。

“是我,要是你们想问我,为什么要出手,我想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君慕倾冷漠地说道,表情没有半点波动。

“君慕倾,你今天出手,就不怕我们的人灭了君家!”另外一个男子指着君慕倾说道,要灭一个君家,那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

卑鄙!

地上站着的高手,纷纷唾弃上面的四人,居然用君家来威胁君慕倾,耻!

君慕倾听到这话,不但没有紧张,反而露出一个笑容,“是吗?你们要灭君家啊?那我是不是该准备一份大礼谢谢你们?”用君家来威胁她,这些人是不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大陆上的高手也在地上开始嘀咕。

“这些人一定不知道,君慕倾在四年前,就已经和君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前阵子还把君帆打地上爬不起来,他们居然用君家来威胁君慕倾,简直就是笑话。”说完那人就笑了起来,嘲讽这些人的知。

小声的议论,还是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空中的几人听到这话,脸色大变,她不是君家的人。

“既然不是君家的人,那你今天也就死路一条!”为首的阴冷地说道,原本还顾及她是君家的人,现在看来,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圣兽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君慕倾,“人类,我对付三个,你对付那个弱的吧。”刚才的那种感觉已经没有了,它不知道自己是错觉,还是这个人类身上,真的有什么不同于常人的地方,它答应了就是答应了。

圣兽的身影瞬间穿梭而去,四人立马后退,看着圣兽匆匆而来,其中两个走到前面。

召唤阵在两人的脚下缓缓升起,两人的召唤阵完不一样,很两只神兽级别的魔兽一跃而出,挡在圣兽面前,尽管两只神兽对眼前的魔兽有点畏惧,只不过主人的命令,它们不能不服从,就算是害怕,也要不顾一切的往前面冲。

召唤师不仅仅是魔兽能够战斗,就连召唤师本人都能进行攻击,而且还有一个斗技师的尊者在,圣兽即便在威压上,能让两只神兽收敛一点,那三个人类,它还是要对付的。

“我倒要看看,大陆上天才,是如何的厉害!”男子走到君慕倾面前,双手伸出,斗技阵立马从他脚下飞出,六行星炫眼夺目,缓缓升起的八颗五角星闪动着蓝色的光芒。

“水元素八级尊者?”君慕倾眉头轻轻上扬,不对,这个气势不对,眼前的人,不止是八级尊者。

“对付你,八级尊者,足矣!”男子轻哼一声,“狂潮汹涌!”潮水拍打的声音响起在众人耳边,霸道的澎湃的蓝色海水,排山倒海地一涌而出,飞向对面的君慕倾。

“十方火盾!”这不只是尊者的力量,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小倾,你不要说话,听我说。”血魇沉默了一会,看着空间外面,它知道君慕倾用精神力打开空间,现在它能看到外面,就是她的精神力还在持续,可这必须停下来,她要力对付眼前的人。

君慕倾没有回答,只是在坚持面前的火盾,那强大的狂潮轰来,她后退好几步,勉强之下,才能维持到火盾不散。

“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地方,叫临君,这几个人,一定是从那边过来的,可他们来的并不是本体,而是分身,他们分身降临在这片大陆,实力也就会因此下降许多,你见到你面前的人是尊者,可他也能是大乘者,尊神,不过区区大乘者和尊神,老子还不放在眼里,所以你也不用到担心。”血魇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那傲骄的模样。

君慕倾吸了口气,忍住抽搐的嘴角,区区大乘者尊神,血魇说的还真是简单,要知道那区区的大乘者,和尊神,在这片大陆,都不知道有没有一万个人。

临君大陆?没有听说过,现在知道了他们的底细,她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分身啊,好像寒傲辰曾经也拥有分身,就不知道哪个厉害了。

既然实力下降,那她也不用那么客气,“寒冰之潮!”在火盾抵抗海潮的时候,君慕倾再次凝聚出水元素斗技,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拥有水元素,也没有什么好再隐瞒的。

银剑在脚下划开,五行星璀璨耀眼,七颗五角星光彩夺目,颗颗明亮,很显然,这是要冲破七级的先兆,君慕倾随时都能够冲破七级上尊斗技师,到达八级。

看到那熟悉的斗技阵,所有人一阵哗然,他们是不是看错了?一年前,君慕倾在五大家族的斗技场上,晋升了上尊斗技师,不过一年的时间,她就到达了七级,要到达八级。

这样的天赋,不知道眼红的多少人,多少的眼红,后也只能换来一声叹息,这个世上有几个人能拥有君慕倾这样逆天的天赋,不但是双元素斗技师,就连晋升的速度也这么,他们一种元素晋升,都赶不上她的两种元素。

只是男子好像没有料到,眼前的女娃娃,会是双元素,等他回神,君慕倾的水元素斗技已经飞过了一半。

“潮盾!”如瀑布一般的盾牌出现在男子面前,挡住那飞来的水元素斗技。

潮盾被冰潮冲击,两种力量抗衡在了一起,周围涌出一股寒意,男子操控着水元素,直打哆嗦。

这是什么招数,水元素怎么能够凝聚成冰?这怎么可能!

“你这是什么鬼招数!”男子怒视着君慕倾,始终不明白她这是怎么做到的,将水凝成冰,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金乌火!”君慕倾冷冷一笑,再次冰冷的叫出三个字。

男子震惊的瞪大眼睛,他现在才知道,自己一直小看了眼前的人,这个女娃娃的实力,是他们想象不到的,现在想想敢挑战他们几个人,那实力会差吗?

仰视着天上的人也是一阵哗然,三种斗技部涌动,力量没有同等,没有此长彼消,亲眼看到,果然比传说中还要让人震惊。

听到那算什么,即便是他们心里激动,哪里有比亲眼看到的好,双元素,水火元素一起凝聚斗技,然后君慕倾没有半点事情,还能淡然的控制着两种元素的力量,太恐怖了!

君慕倾还是人吗?

倾儿又进步了!

君墨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天上,在进入死亡之岛以前,她不过是六级上尊斗技师,现在已经七级,很就要八级,这才过去几天时间,她就能晋升两级!

北冥家族的人和南宫家的人,惊讶的已经不知道如何反应,他们没有听说过君慕倾的事情,加没有听说过一年前五大家族发生的事情,看到这么变态的天赋,他们心里除了惊讶错愕,就是震惊激动。

一个天才,没有天赋,那就什么都没有,君慕倾不但拥有天赋,还拥有双元素,这就像是老天赐给她的一样。

这两个家族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心里所谓老天赐给君慕倾的天赋,跟他们心里想的不一样。

“你只是区区的上尊斗技师,在我面前还算不上什么。”男子很就镇定了心神,开始认真的对待眼前他说的这个区区的技尊师。

在常人眼里,他对抗着一切,迎刃有余,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眼前的女娃娃是个多么难应付的对手,她动起手来,毫不留情,那力量是惊人。

尽管她等级只是在七级上尊斗技师,可那力量,不是七级上尊斗技师能够拥有,想必她经历过很多实战,一个斗技师,等级再高,没有实战的练习,就算是一个等级底的人也能将他打败,因为这个人实战够多,不管是应变能力,还是攻击力量,都会相对提高。

眼前的女娃娃就是这个样子,她不是普通的斗技师!

看着面前的男子开始认真起来,君慕倾也不敢再懈怠,原本分出打开空间的精神力立马收回,也开始力对付着面前的人。

君墨扶着寒傲辰,他感觉到那冰冷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回暖,松了口气,他已经没事了。

紧闭眼睛的寒傲辰,对外面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听到君慕倾的举动,他叹了口气,小倾倾一定很生气,不然也不会直接对上那一边的人,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必须点发恢复。

死亡之岛不能使用黑暗之力,居然能够使用光明之力,寒傲辰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刚才凝聚了周围稀疏的黑暗之力,才带这小倾倾离开洞穴,他尽管元气大伤,能见到小倾倾没事,他也就放心了。

“寒傲辰,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我都要跟你说,倾儿想杀的人,还是雷家。”君墨仰头看天,这件事情,倾儿尽管从不提起,可是近年来,雷家的人在不断消失,他就知道,这件事情是倾儿做的。

她正用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让雷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犹如她当时立下的誓言一样,坚定不移!

雷家?

寒傲辰还想听原因,只是君墨已经不再说话,而是抬头静静看着天上。

红光,蓝光在周围不停四射,冰冷的气息还有灼热的气息,让周围变得诡异起来,一帮子人都想离开,只是他们不知道出口在哪里,被这几个人莫名奇妙地就带了过来。

“水蓝雨箭!”男子沉声说道。

“水影兽!”同时也凝聚出了一直魔兽。

“凌冰箭雨,火影兽!”君慕倾扭动着身体,红色和蓝色的斗技阵一起出现在她的脚下,红蓝叫错的光芒,显得格闪亮耀眼。

尽管他们之间相差了一个等级,可是凝聚魔兽的速度,君慕倾凝聚斗技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减弱半分的,那力量,尽管没有尊者是强悍,她依靠着精神力,还是勉强能够支持。

可恶!君慕倾看着面前的人,赤红的眸子尽管波澜不惊,可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不如眼前的人,每次她的凝聚三个斗技,面前的人只要凝聚两个,就能将她的力量牵制住,五种斗技会立马消散。

要是那人知道君慕倾不满想法,一定会气得吐血,他还没有遇到实力这么强悍的技尊师,他们相差的是一个层级还多,三个的斗技对抗两个,她还嫌多,要换成别人,此时早就已经在地上趴着,哪里还有力气和他对抗这么多招。

“兽影,散!”男子眯起眼睛,不想在这么放任下去,瞬间,一路狂奔而去的魔兽,变成了五只,五只一抹一样的蓝色水影的魔兽,狂奔向君慕倾,速度没有因此减弱。

什么!终于,那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波动,她立马回神,知道自己的一个兽影,是抵挡不住狂奔而来的五个兽影。

“天堂鸟!”

炫丽的金红色光芒在斗技阵中冲天而出,直飞空中,不一会,那光芒就凝聚成天堂鸟,只见天堂鸟双手朝天展开,头仰望向天,尖锐的嘴巴微微张开的,竟然传出了它的鸣叫声。

天堂鸟在空中鸣叫了两声,就立马往冲来的五道水影冲去,它飞到的地方,不管是斗技阵,还是君慕倾自己的魔兽,都立刻挥散,对于狂奔五只巨大兽影,它是没有丝毫畏惧,啼叫一声,加了飞奔身体。

男子看着那火红尊贵的天堂鸟,迎面而来的就只灼热的气息,技尊师怎么能凝聚出火的本体!

大乘者才成做到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女娃娃,才上尊斗技师级别,她怎么能够做到这样?

“苍狼破!”男子又凝聚出一个兽影,这次他没有再一分为五,而是将力量聚到一起,如闪电一样,飞去抵挡住君慕倾凝聚的天堂鸟。

“水火相溶!”君慕倾才不会对眼前的人客气,时间越久,对她来说,就越没有好处,现在的关键,是要打败这个人,然后一一攻破,这四个人不管是分身,还是本体,今天必须把命留下。

所有人震惊看着君慕倾,这是要逆天的节奏,简直就是禽兽!

能对抗尊者的上尊斗技师,除了君慕倾还有谁能做到这样?他们就是想也做不到这个样子了啊!

北冥冰心里早就已经震撼到不知道身在何方,看着那一抹张扬肆意的身影,他一直觉得,自己小看了君慕倾,是这辈子做的错的一件事情,在她和自己的同伴杀魔兽的时候,他就应该猜到,这个女人并非池中之物。

现在就已经光芒四射,等到她真正强大的时候,该是如何的令人恐慌畏惧,这样的天才,是人们不可仰望的高度,加是仰望不到是高度。

寒傲辰心里已经很着急了,眉头都开始周围,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该恢复的力量,到现在都没有恢复!

空中的君慕倾何尝不知道再这么下去,眼看着天堂鸟和那只苍狼碰撞,她也在开始想办法,神兽畏惧圣兽,加畏惧高级魔兽,魔兽不能进岛,她身边还有的魔兽,就是血魇和金龙。

“冰天雪地!”看着面前狂妄的人,她决定冒险一次。

她再次分出精神力,去试着打开空间,神兽畏惧圣兽,也畏惧主人,现在只有比圣兽还要厉害的魔兽,才能让这两只魔兽趴下。

“血魇,帮我把那两只魔兽打下去!”召唤师没有了魔兽,也没有什么好怕的,魔兽手上,召唤师实力就会大减,尽管那两个斗技师她没有办法出手,两只神兽还是可以的。

打败了两个召唤师,这两个斗技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尊者尽管是厉害,可在魔兽面前,他们两个都还差了那么一点。

“好的,我的契约者。”红色的力量从空间里面渗透而出,将君慕倾身上包裹住。

看到那红色的光芒在君慕倾一闪一闪,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也能看出来,有一股很恐怖的力量正在包围君慕倾身上周围。

君慕倾看都没有多看了一眼面前的斗技师,“冰天雪地”,加上“天堂鸟”能够限制住眼前斗技师。

红色的力量在君慕倾身上涌动,她看着面前,冷冷一笑,属于血魇的高级威压,在她身上显露疑。

圣兽是个感觉到的,只见它身体一颤抖,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感觉到一道形的力量迎面劈来,而这力量的目标不是自己,这让它松了口气。

两只神兽面对圣兽的威压,它们已经惊颤不已,小心翼翼对抗着眼前的魔兽,尽管它们出手,那也不敢用尽力,它们是契约兽,是魔兽,强者对弱者的威压,不论是谁,都不能躲过。

现在突然又出现了一股力量,对它们来说,疑不是雪上加霜,强大的力量,从君慕倾身上喷发而出,涌向两只魔兽。

“滚!”霸气狂妄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地上观看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看到两道身影从空中落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

两只神兽摔倒在地上,不顾身上的伤口,赶紧凝态,匍匐倒地,身颤抖,它们不知道这是什么魔兽的威压,可它们却知道这种力量,是它们都承担不起的。

两只神兽被摔下之后,就已经身受重伤,这都是被血魇那强劲的威压震伤的,神兽却不顾上自己是伤口,自己都顾不上了,哪里还能顾上自己的主人有没有事情,能不能活下来,它们能够保住小命,就已经谢天谢地。

没有了神兽,召唤师还算什么,没有一会,天上的两个召唤师,就被圣兽扔了下来的,掉落的地方,就是在两只魔兽的旁边。

对于这个变故,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张开嘴巴,下巴直接脱臼,这会不会有点太夸张了,君慕倾吼了一声,魔兽就从天上掉了下来,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不但如此,它们还跪倒在了地上,连还击的胆子都没有了。

看来君慕倾的实力,远远在他们看到的之上,他们看到的,不过只是君慕倾一部分的实力,多是他们还没有看到,甚至是还没有展现,这么禽兽不如的人,到底是谁家的破孩子!

其实君慕倾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看了看空间里面的血魇,她好像有些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对于什么事情都是区区的,单单一声怒吼散发出来的威压,就能让神兽到底不起,身受重伤,不但如此,它们也不敢在出手。

能拥有这么厉害的力量,血魇到底是什么魔兽,她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了。

和君慕倾对战的男子,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人,她怎么能在对抗自己的同时,还能让震慑魔兽,刚才那如同魔兽的威压,是从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了,她身上究竟还有什么样的秘密!

君慕倾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娃娃这么简单吗?这么厉害的力量,恐怖的力量。

“圣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吞了他们也没事。”如天山冰泉的声音缓缓响起,两个斗技师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即便他们只是分身,可要是分身“死”了,本体也会受到重创的,这就和召唤师失去魔兽一样,不但等级会退,就连天赋也不再想从前一样。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能“死”在这个地方,那他的实力也会被之狠狠重创,好不容易得来的实力,就这么被一个丫头打击,他不服,这让他怎么能服!

圣兽听到君慕倾的话,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诡异的气息开始散发出来,圣兽的表情也变得狰狞。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发生了什么事情,君慕倾是见过很多次,这是魔兽变回本体是的反应,她而已见过霸嚣火镰闪电他们曾经这样,魔兽也爱美,他们要吞食人类,一般会变回魔兽的样子。

金色的大蛇在空中飞动,嘶喊长啸,仿佛是在呼叫着远处是什么。

“十方火盾!”面对男子的攻击,君慕倾也不再还击,而是凝聚出一个又一个盾牌挡在自己面前,事情,很就要结束。

金蛇在空中嘶喊了一会,瞬间往自己对手那边飞去,男子看到圣兽变回了它的本体,而自己周围也没有了魔兽保护,拔腿就往身后跑,他又何尝想要自己等级降低。

只是,今天降临在这里的身外身,就注定了悲剧。

“吞了他们!”冰冷的四个字冷冷传来,赤红的眸中没有一丝温度。

要逃跑的,何止是圣兽的对手,就连一只攻击君慕倾的人,都赶紧转身离开,只是他们的速度,哪里有圣兽的厉害,还没走两步,两个身影,纷纷没入了圣兽的口中。

地上匍匐的神兽,君慕倾不担心,眼看着召唤师就要偷偷离开,君墨慢慢走到他们面前。

“忘记跟你们说了,倾儿尽管已经不是君家人,只是,君家照样会保护她的安危。”那温和的笑容挂在脸上,君墨身上涌动出光明之力。

两道光明之力瞬间就打进了正要逃走的两人身上,他们还来不及闭眼,就已经倒了下去。

匍匐在地上的神兽,惊慌的看着面前走来的人,嘴角溢出鲜血,它们都是本命契约,主人死了,它们也不能活命,这就是天地法则的厉害,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过天地法则,谁也不行。

君墨的话,让所有人吞了吞口水,赶紧后退几步,君慕倾没有回君家,君墨也没有传出回去君家的消息,只是那斗技比试,君墨去了,那也就代表,他已经在声的认同了自己的身份。

玛蛋!君家的人都这么恐怖吗?妹妹能让魔兽臣服,哥哥能笑着杀人,太恐怖了!

看着召唤师已经被自己大哥解决,君慕倾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看着那金色的大蛇,赤红的眼睛里面露出一抹疑惑。

这个世上连金色的大蛇都有啊?

“这个世上,很多东西是你不知道的,有一条小蛇也不奇怪。”血魇慵懒地说道,用了一些力气,居然感到有点累,这该死的封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解除。

“我刚才没有用精神力。”君慕倾狐疑地说道。

“我知道你没用,可是刚才你用我的力量,伤到神兽,好像空间里面的某种禁忌也发生了改变,现在在死亡之岛,你也能够随意的拿空间里面的任何东西,就跟外面一样。”血魇说着打了个哈欠。

“不跟你说了,我有点困。”带着鼻音地声音传来,君慕倾就知道血魇已经睡了。

“金龙,你的声音可以穿透锁龙塔,是不是你的实力进步不小?”君慕倾挑挑眉头。

金龙皱了皱眉头,它能不回答君慕倾这个问题吗?是真心不想回答,只不过看上去,好像不行,“是。”金龙沉重地的说道,每当它想起君慕倾整整拿走自己一碗血,它就心疼,她就是禽兽,不对,禽兽不如!

在确定两个斗技师,已经消化在自己肚子里面之后,金蛇再次凝态,变成翩翩公子,大步走到君慕倾面前。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爆发里面吗?”要不是她突然爆发出的威压,到现在他们还和刚才的四个人纠缠不清,不知道什么时才能够分出胜负。

“我的事情,你别打听,你的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条件了?”殷红的唇瓣勾画出一个叫嚣的笑容。

圣兽皱了皱眉头,后背阵阵发凉,它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可看到这个笑容,它就有股不好的预感。

“别担心,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眼中的精光,明摆了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挥事情,而且事情还很复杂。

是吗?

圣兽狐疑的看着君慕倾,为什么它看着不像?

“你不相信我?”君慕倾挑了挑眉头,她有那么不值得让兽相信吗?

“没有。”即便它想说有,可想起刚才那股力量,终还是没有胆子回应,它知道,自己要是敢说有,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好,我就是让你,帮我看着生命花,不准任何人摘走,要是它被摘了,我就杀了你。”君慕倾笑盈盈地说道,这就是她的条件没错了,那生命花她要了,不只是花,就连根和土她都不放过。

圣兽石化在了原地,这人太耻了,她这不是明抢吗?

可这不是明抢,而是和它再谈条件,生命花什么的,它已经做好了准备,会被眼前的人拿走,可她也不能把花拿走,还让它当个看守的吧,这个条件太不厚道了。

即便这样,圣兽也没有办法,响起刚才的那股力量,到现在它还觉得有些害怕。

“我答应。”

这三个字显得是那么的苍白力,圣兽很想在心里呐喊,它其实是被逼迫的!

“很好!”君慕倾笑着点点头,这下看谁还敢打生命花的主意。

地上站着的人,看着君慕倾,纷纷汗颜,她这是明抢好的生命花,他们一起来的,后别说这一朵花没了,就算以后生命花开花,他们也得不到了。

生命花已经连根带叶,被一个叫君慕倾的变态给霸占了!

花千娆嘴角抽搐的看着君慕倾,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黑,就和寒傲辰一样。

“打完了?”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花千娆立马往旁边跳了一步,这是说什么就来什么,寒傲辰居然在这个时候醒来了!

“君君成功霸占了整颗生命花。”花千娆冲着寒傲辰一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虚伪。

见生命花被君慕倾夺取,众人纷纷叹气,转身离开,尊神都不放在眼里的君慕倾,他们哪里是对手,还想抢这生命花,他们是不再痴心妄想,还是想着怎么回事吧。

“你带他们出去,以后他们要是再踏进死亡之岛半步

,杀!”君慕倾冷冷说道,看着底下的人,她说到做到,他们还赶来生命知道,过了关,也不能通过这后一关。

“知道了。”圣兽不耐烦地说道,它可想想以后灰暗的日子。

“喏,这个给你。”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三个果子,扔给圣兽。

这是……圣兽低头看着果子,脸上露出一抹欣喜,她知道腾蛇只是重伤,并没有死吗?不然怎么会给自己疗伤的圣果,一给还是三个!

她到底是什么人?

寒傲辰露出一个笑容,站在原地,所有人都转身和圣兽出去,就是他没有动,看脸色,好像还在隐忍着什么。

君慕倾一走近,就发现寒傲辰的不对劲,“你干嘛?”醒了就好。

寒傲辰扭头看了看周围,附到君慕倾耳边说道,“我好像要晋升了。”

“什么!”靠!有没有搞错,这种情况下,他都能晋升,刚才虚弱到好像随时命都没有,现在居然跟她说要晋升了,玩她的吧!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

寒傲辰露出一个辜的表情,可能是在刚才那种逆境下,还吃了那么多玲珑果,所以就提前晋升。

“发生什么事情了?”君墨疑惑地看着两个表情诡异的人。

“没事。”君慕倾摇摇头,一脸奈,这家伙竟然要晋升了,他晋升当然不能让别人看到。

“大哥,你先和圣兽出去,等会我跟寒傲辰来追你们。”

“好。”君墨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不够看他们的样子,事情也不简单,既然让他们离开,那就先离开好了。

见君墨都走了,其它人哪里还有留下来的借口,看了一眼站立的两人,他们也跟着走出去,当所有人离开之后,寒傲辰也不再隐忍,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我得找个地方。”每次晋升天罚出现,她总是辜被劈的那个,现在她可不想被劈到。

寒傲辰语的看着君慕倾的举动,他晋升,又不是她,为什么看上去,小倾倾比他还不淡定。

君慕倾才转身离开一会,天上就滚来了乌云,慢慢聚到寒傲辰的头上。

靠!这家伙为什么接受天罚,看上去,还是这么优雅,有谁晋升的时候,能像寒傲辰这样优雅的,她就真的佩服,不过这个世上,好像没有寒傲辰这么变态的人了。

厚重的乌云慢慢靠近,君慕倾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纳戒,顺便在看看空间。

一向都是别人看她晋升,现在换个角度,她都觉得惊讶,寒傲辰这是要晋升多少级?这么厚的乌云,想要吓死人吧?

站在一旁的君慕倾,又往身后走了几步,想到自己这么做,一点必要都没有,这才定了定神,上次,她走的够远的吧?从封城一路狂奔,结果还是没有躲过闪电,那闪电愣是追到它。

简直就是过分嘛!魔兽晋升,干她什么事情,她也试过了,不然袋狮怎么会不晋升成神兽,还一直往后面退等级。

所以,这一切都说不过去。

看着厚重的闪电,君慕倾看了看手中的黑色丹药,幸好她还留了几颗,不知道等会寒傲辰会变成什么样子。

“咔嚓!”道闪电落下来,没入寒傲辰的身体,君慕倾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几个呼吸过去,君慕倾依旧维持的着同样的姿势,一双眼睛看着寒傲辰,闪烁着难以置信。

为什么寒傲辰晋升一点事情都没有,这不公平!

咦?没闪电往她这边来!君慕倾惊奇的发现,自己这边并没有闪电飞来,这让她顿时乐了,没有人愿意缘故就会被闪电劈到的。她当然,也不愿意。

寒傲辰静静接受着闪电,缓缓闭上眼睛,并没有半点的不适应,他还以为那么的尊贵优雅,依旧那么的风华绝代。

尽管他此时模样还是幻器变化的模样,不过那身上与身俱来的气息,显露疑。

“咔嚓!”第二道闪电再次落下,看着那粗重的闪电,君慕倾打了个冷颤,原来在一旁看着,比身临其中,还要不好受。

就在她晃神的瞬间,空中突然连续飞来几道光芒的,有几道没入了寒傲辰的身体,可是还有一道,是往她这边而来。

“咔嚓!”声音响起,闪电已经没入了君慕倾的身体。

“靠!有没有搞错!我就是多看了一眼,这也不行啊!”这是什么闪电,好端端的,居然又劈她!

黑色的乌云,缓缓离开,在它离开的瞬间,君慕倾好像看到那闪电傲骄的动了一下,这是幻觉吗?

什么狗屁天罚,狗屁天地法则,有这样的法则吗?高兴的时候,劈你一下,不高兴的时候劈你一下,要不是她禁得住劈,早已经被它的闪电劈没了,哪里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君慕倾黑着脸,太阳穴不停的在跳动,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手中的小瓷瓶,变成了粉末,里面的药丸,随之变成粉末。

“别让我抓住你!”君慕倾指着天上怒吼,可此时,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开,周围除了寒傲辰,也就再也没有其他人。

她再次发现,当闪电没入她身体之后,她一点都不同,经过上次,闪电没入她身体,每次被闪电劈到之后,她就感觉痛了,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乐意缘故就被那该死的天地法则劈到!

七行星在寒傲辰脚下滑动,三颗白色的五角星周围带着淡淡的黑色,这也证明他已经晋升成功。

“寒傲辰,你居然已经到了大乘者了!”谁说她是变态了,眼前的人才是好吧,二十岁的大乘者,还是三级,这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寒傲辰轻轻一笑,走到君慕倾面前,变回了原来的面貌,他优雅一笑,“小倾倾今天生气,可是为了我?”

“是。”反正不承认他也猜到了,她当时是很生气,特别是看到他脸色惨白的样子,就恨不得杀了那几个人。

寒傲辰笑了,笑的比优雅,比动人,周围的一片都陷入了寂静,仿佛都沉寂在了他这个笑容里面,法自拔。

圣兽带着那些人走出洞穴以后,寒傲辰已经晋升成功,所有他们即便是听到了声音,也没有看到闪电,心里尽管疑惑,也没有多想,看到他们一路走过的地方,心里开始颤抖。

他们是批走出死亡之岛的人,而他们能够走出来,这都是因为一个人。

君慕倾,要不是她,今天他们都会死在这里,死亡之岛依旧没有人能够走出去,加没有人可能走出去。

走在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有各自的心思,就是没有人再敢去打生命花的注意,那是君慕倾的东西,你们敢要吗?敢拿吗?

先给自己找一朵生命花,也许你就能得到这一朵,不然只怕你是有这个命见到生命花,也不可能得到。

响起刚才的大战,所有人都觉得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今天的事情一定会传出去,君慕倾在大陆上耀眼的光芒,又会多加一笔,这下子,是整个苍穹大陆都要轰动,今天人中,还有北国的人。

而另外一边,一连两个大乘者降级,还有两个大唤师同样降级,这让不少人都引起了恐慌。

只有当时人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四人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面对主子的责骂,不敢反抗半句。

他们的确都是大意了,等级连续就降了两个层级,现在他们不是技尊师级别,就是唤尊师,等级的降低,也注定这他们地位也在变低。

“君慕倾,我一定杀了你!”为首的男子仰头看天,表情狰狞地怒吼道,他一定要杀了君慕倾,才能报这个大仇。

大乘者,就差一点点就能到尊神级别,现在,他们又要从头来过,从技尊师开始,等级现在比君慕倾的还要低,这让他们怎么甘心,如何甘心。

“放心,我们一定会杀了君慕倾的。”另外三个愤恨地说道,现在他们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拜君慕倾所赐,他们怎么会让君慕倾好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杀了君慕倾!

------题外话------

继续一万五…~>_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