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军警】金镏子(小小说)

时间:2019-09-14 08:23: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县制药厂漂亮女人多了去了,迷人的两个妙人儿是梅和萍。俩人是发小、闺蜜、同学,一起进厂财务科上班,一个是会计,一个当出纳。都与白富美沾边,除了缺少个“富”字以外,婀娜多姿,占尽风流,把财务科装点得流光溢彩,韵味十足。
梅老公叫肖飞,厂销售科销售员,常年跑外,工资加提成,提前进入小康。肖飞高大帅气,不赌不嫖,嘴上会说,手头阔绰,脸上身上比车间工人光鲜利落,回头率高极了。每次出差回来,听吧, 小妹们满世界叽叽喳喳,议论纷纷;看吧,一群群、一伙伙小燕子一样飞到财务科,把消息提前通报给梅——
哎吆梅!老公回来了,这回是换金镏子,还是换金项链啊?
去!梅的粉脸腾的一下子红到耳根,佯装嗔怒说,谁稀罕。漂亮女人嫁一个可心老公,知冷知热,一心想着媳妇,正应了电视小品上的那句话——我骄傲!
第二天,第二天看吧!精神亢奋的梅带着满足感上班时,葱白一样的纤指上,冰雕玉琢般的粉颈上,那金灿灿、黄澄澄的东西,不仅让 小妹们眼里窜火,跟她一个科室对面办公的萍,心里早骂了无数遍:这婆娘,咋恁有福!
想起自己的老公赵刚,萍的心里就像打翻了厨房里的瓶瓶罐罐,五味杂陈:都怪老父老母重才轻财,非要在公务员里找对象。说什么工作轻松,收入稳定,啥好吗?人矮也就算了,还胖;胖也就算了,肚子还大,胎里带来的腐败!收入不高不低,撑不着,饿不死,不计划着消费,一般花不到月底。逢年过节发点福利,一桶油、一袋大米。偶尔陪领导吃顿饭,装傻充愣,喝个大红脸,也算是四川人改善生活——打牙祭。提拔重用当然好,得冷桌子热板凳熬多半辈子,等到猴年马月。年轻时,萍跟老父老母诉苦流泪,孩子大了,父母走了,萍连诉苦流泪的地方也没有了。
一辈子不禁过,三十年眨眼之间的事,猴年马月让赵刚给等到了。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赵刚五十岁上升任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局长啊,老百姓眼里的大干部,实权派;萍年满五十周岁,去年办了退休;一双儿女都在北京读大学,成绩优异,指定不再回县上了。去年老两口刚在公务员小区买的房,小高层带电梯,四楼,一百四十五平,三室两厅两卫,宽敞。
费了好大的劲,梅才找到萍的家。萍拉她坐在米黄色大沙发上,心里还扑扑嗵嗵直跳。梅抬起疲惫的双眼,扫视一圈书画点缀,摆满花卉的大客厅,看一眼日渐丰腻的赵刚夫妇,把右臂搭在萍的肩膀上,真诚地说:赵刚咋看咋像个大干部,你就是大富大贵的官太太!日子真好,真好!
不等萍说话,赵刚从小沙发上抬起身,两只白皙的手掌对搓着说:妹子有话尽管说,不要客气?
梅像注射了一针兴奋剂,噌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泪水也沿着她的脸颊扑簌簌流胸前。
看梅 满怀的样子,赵刚朝她摆摆手,安慰说: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说。
不行,坐下我说不出话来!推开拉她就坐的萍,梅亮开嗓们说,是老天爷有眼,是俺老来有福,该俺时来运转;是共产党反腐败,叫你这个好人当局长......
看你!萍推搡了梅一把,抱怨说,有话就直说呗。
梅长舒一口气,终于把话转到了正题上,用近乎乞求的声调说:工厂效益不好,老开不出工资,帮个忙,给俺办个退休行吗?
萍不失时机的接茬说:梅姐比我大一岁,超龄了。
赵刚双手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态度坚决而严肃地说:不准求人说情,不许请客送礼,这事我全包了!
梅心潮澎湃,喜出望外,扳住萍的头,在他的胖脸上狠狠地啄了一口。
电梯里,梅捋一把被劣质染发剂灼伤的头发,重复说:请客请不起,送礼送不起,拜托了!
小区里车多,人更多。七绕八拐,两口子把梅送出小区大门,送到小区外老凤祥金店门口,赵刚才恋恋不舍的跟梅分手。
萍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面色青紫,仿佛刚刚挨过两个耳光。心里早骂了一百个死胖子、矮胖子、色胖子。
和煦春风中,呜呜泱泱的街道上,赵刚的眼神始终追随着梅步履蹒跚的脚步,目送着那个曾经风情万种的美丽身影,直到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萍醋意顿生,狠狠的剜了丈夫一眼,跺跺脚,服气往回走时,被赵刚一把拉进老凤祥金店。
一身水红旗袍的女店员笑盈盈地迎上来说:先生要给太太买首饰吗?我们店里有......
赵刚朝女店员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说:我只要金镏子、金项链,贵的。
女店员连忙用邀请跳舞的手势把他们引到柜台前,介绍说:我们店新推出一款三套件,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单件买价格是8888,成套买七折优惠,价格是18888。
赵刚把银行卡甩在柜台上,轻声说:包起来。
败家的!萍抢先一步收起银行卡,拉赵刚踉跄着走出金店,回到家,才埋怨说,你到底是咋回事,日子不过啦?
咋回事你比我清楚?赵刚金刚怒目,声震屋瓦,肖飞是咋死的你不会忘了吧?梅的日子是咋过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她一个寡妇娘们供两个孩上大学,容易吗?你居然敢收她的金镏子、金项链。我问你,你们还是不是同学、工友?你还是不是个人?
细密的汗珠从萍的鼻尖上渗出来,她羞愧的低下头,声音微微颤抖着问:这事你咋会知道?
她偷偷的把东西塞到你口袋里,我有眼不会看,有脑子不能想呀?她家除了这两样东西,还能有啥?赵刚挨着妻子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抚摸着萍的肩膀,不无感慨的说:不是当年梅慕虚荣、爱面子,要什么金镏子、金项链,肖飞也不会贪污公款两千元,畏罪自杀!那可是用一条年轻生命换来的呀!
萍羞愧的把脑袋埋在赵刚胸前,低声说:我给她送回去。
赵刚捏一捏萍手中的银行卡,用商量的口气说:一块送给她好吗?做为朋友的一点心意。
嗯。走出电梯,萍的步伐轻盈而流畅,心中有一股幸福的涟漪,慢慢的向周身荡漾。她愉悦地想:咱当家的够敞亮、够爷们,好官!

共 22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现在的好官真的很少了。小说中的赵刚五十岁才升到官职,他很珍惜自己的岗位,也想做一名好官。但求官的办事的人很多。熟悉或不熟悉的接踵而来。作品围绕该不该给熟人办事,该不该收人家的礼展开了系列的情感纠纷。而结局令人满意和精彩。赵刚这样的好官值得推崇和学习。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问好李老师!【编辑:沈墅】小孩中暑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好
宝宝大便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