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传奇系统都市行 第二三五章这三根木头不简单

时间:2020-01-17 00:08:0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传奇系统都市行 第二三五章这三根木头不简单

等到众人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因为爬山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再加上在山中受到的刺激,都没有再去嗨一嗨庆祝假期的想法。随便在校外一间小炒馆匆匆吃过了一顿晚饭,便准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杨一凡倒是没有跟着三个室友回去,而是在他们一脸有异性没人性的目光中,先把楚若依送回了女生寝室。再在楼下经历了一场长达半小时的难舍难分依依惜别,才在宿舍大妈赶苍蝇一般的眼神中狼狈离开。

等到杨一凡回到寝室的时候,三位室友都已经在呼呼大睡了。匆匆洗漱之后,伴随着室友的鼾声杨一凡也一头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杨一凡是被一阵刺耳的闹铃声吵醒的,看也没有看,伸手拾起自己的拖鞋,准确的向着对面上铺的曹鹏砸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哎哟的惨呼,曹鹏捂着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家伙的闹钟完全对他没有效果,就像是他免疫了那种‘叮铃铃’的声音了一般,就算是在他耳边连续响上一个小时,他都能酣然入睡,顺便做一个美梦流一枕头的口水。

所以他的闹钟完全是给寝室其他人设置的,因为只要把其他人给闹醒了。然后众人就会把自己手边的一切物品砸向曹鹏,直到把他砸醒关上闹钟为止。。。

见曹鹏坐了起来,龚宇也立了起来,揉着有些睡眼惺忪的眼睛,语带埋怨的说道。“我说老大都放假了,你还订个闹钟做什么?”

“哈欠,呼。。。闹钟响了吗?什么!闹钟响了!?”曹鹏即使是坐了起来,仍然眯着眼睛,仿佛随时会在床铺的追求下,重新投入被窝的怀抱一般。不过一听到龚宇的话,他就像炸毛的猫咪一样,嗖的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钻进了厕所里面。

不一会儿厕所里面就传出来冲澡的声音,直到半小时后曹鹏才神采奕奕的重新钻了出来,翻箱倒柜的开始找衣服,找到了那套迎新晚会上准备表演穿的那件租借的衣服。

晚会上他因为拉肚子的缘故没能上台表演,后来居然还把那套西装咬牙买了下来。据杨一凡暗地里和几人猜测,大概是曹鹏拉肚子的时候,不小心在西装上染上了一些翔,然后就悲剧的退不掉了。。。

曹鹏走的时候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说中午不一起吃饭了,他有点事。具体也没说有什么事,不过见曹鹏打扮的这么正式,寝室里其他几人会心的一笑,都明白老大这是要去干什么了。因为答案只有一个——男人只会在去见心仪的女人时才会这么认真的去整理打扮。

一个正常男人的房间一般说来都是比较杂乱的,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东西放在哪里。而且衣服也是存上几天的一起洗,堆在那里要是忘记了的话都能发霉,杨一凡就曾经创下过衣服泡了一个星期都忘记洗的记录。于是上好事者就总结出了一条规律——房间整洁干净无异味,不是人妖就是GAY。

曹鹏走后不久,寝室其余三人也没有了继续睡觉的兴致,都起床开始洗漱。很快也离开了寝室,说是他的父母来尚海了,本来也不欲不陪父母的,但在郑爸断掉零花钱的威胁之下,只得屁颠屁颠的赶着去接驾了。

俩人走了之后宿舍只剩下了杨一凡和龚宇俩人,楚若依今天也约好了室友去逛街,没他杨一凡什么事,再说杨一凡也是强烈拒绝逛街的。就算是逛街不会让他疲劳,但作为男人的本能还是让他下意识的拒绝逛街。

洗漱后杨一凡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不知道今天该怎么过,思考着要不去吧撸上几把。让那些放假的小学生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塑料的实力。

也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上铺的龚宇从床上梭了下来。来到自己的储物柜里,掏出了一个木制的箱子。那木箱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但是却透露着一种古朴的味道,那是岁月沉淀的气息,这箱子的年岁看来已经不小了。

龚宇把箱子放在了自己的书桌上,然后再从地上的角落里拾起在西山里捡到的那三根黑色的木头。见杨一凡看向自己,龚宇回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今天反正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把你们的礼物给雕出来。都好多年没有做这些了,也不知道手生了没有,希望你们不要嫌弃啊。”

杨一凡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会嫌弃的。“雕的怎么样都无所谓,送给大家就是你的一片心意,我们都会记在心里的。唔,对了。你给他们一人雕一个就行了,看你挺珍重那三块木头的,我就不用了吧。”杨一凡想到自己又不喜欢收藏这些玩意,拿着也没什么用,也就懒得让龚宇雕了。

“喔?”龚宇轻哦一声,眼神中露出一种莫名的光彩。“既然如此,那就好吧。”

说着也不再理会杨一凡,把三根木头放在了桌上,整齐的排列在了一起,杨一凡这才仔细看清这三根木头的模样。

这三根木头都是全身乌黑,外表看起来有点像是被火烧过的木炭,但又能明显看出来不是那种炭化。这种黑色,奇谲而又神妙。木头的横切面看起来腐化严重,有着一道又一道不甚明显的裂纹。让人不禁怀疑一碰之下他就会碎裂开来,这样的烂木头确定能用来雕刻?

龚宇却没有杨一凡这些疑问,手掌在三根木头上摸来摸去,仿佛是在**佳人洁白光滑的肌肤一般,给人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足足把玩了五分钟左右,龚宇回头看了杨一凡一眼,才选定了一根手臂粗细短的一根木头。

随后龚宇把其他俩根木头珍而重之的收了起来,又从他的木箱中拿出了一把小刀,便开始在木头上削剥起来。随着炭化的外层被削开,露出了里面漆黑的纹理来。让人有些奇怪的是,这种纹理虽然属于树木的,但却泛着一种金属的光泽。

随着龚宇的削切,一股淡淡的清香开始在寝室之中弥漫,起先只是淡不可闻,杨一凡也没有在意。但随着龚宇越削越多,那种香味迅速的浓郁起来,到后面只要每一下呼吸,都能闻到到沁入心脾的芬芳。

龚宇没有理会这突然出现的异香,杨一凡也没有出口相问。被龚宇剥去全部外皮的木头只剩下三指粗细,接着他小心的从上面切下六截三指宽的小段。

这六块想必就是龚宇要给曹鹏他们雕刻的底料了,杨一凡原本以为三根一米长的木头,龚宇怎么也要拿一根出来给几人雕些小摆件吧。可他居然如此吝啬,每个人就给这么一小点。但那突如其来的异香让杨一凡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这些木头不简单啊!

辽宁省肿瘤医院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
长治治疗早泄医院
菏泽治疗牛皮癣费用
泰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