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用文化来诠释情义丰县

时间:2019-07-13 20:55:2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自一九八六年离开故乡丰县,近三十年间虽无数次回来,故乡的很多人、很多事也慢慢的淡出了我的世界。但我是困惑的,甚至有些迷惘,在东南沿海有个叫榕城的地方,这三十年间,基本都生活在哪里。先在军队服役,后进入军队企业,再转入政府工作,二0一四年开始担任福州市江苏商会会长。按理我应该在福州生活的很快乐,可我一直感觉自己只是客居在这个美丽城市一个路人,所以我的脚步就一直划定了福州——丰县,丰县——福州的两点一线。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个叫丰县的家越来越难以割舍。说起丰县的老家,其实是很残破的地方了,大家都有了新家,也都远离多年了,为什么还如朝圣般的回去?哪里有我的根啊!

二0一四年四月在深圳参加文化节,遇到丰县县委宣传部部长杜亚峰,他特意让副部长孔涛给了我几本《文化丰县》,也许部长只是为了宣传丰县考虑,但当我打开杂志,一股清新质朴的故土气息直沁入我的心肺,把我带回了数千里外的故乡——丰县……记忆的闸门放纵着我的思绪,好像年少的我又雀跃在苏北平原的雪地上。过年是小时候快乐的事情了,因为那时会有新衣服,还有平时吃不到的美食,开心的事就是父母会给上几个压岁钱,虽少的可怜,但也会激动地整夜难眠。不知何时过年的意识和气氛就淡了,有时不要说快乐了,还会多了些忧伤。是的,我们长大了,远离了家乡的人在外地时找不到那些孩提的快乐的,所以在每个新年到来时我都会赶回丰县的家,回到父母身边,回到我孩童时代的幻梦般的冰天雪地中,去找寻那久失欢乐……

每当大年三十晚上,大家一边吃着年夜饭,一边看电视晚会,等到零点我点燃了那数千响的鞭炮,如春雷般的轰鸣,伴着火舌在地上翻滚腾飞。把所有的不快都带走,把红红火火的好运带来。大年初一的很早,我们带着孩子们来到祖坟上鸣炮,磕头,求乞先人保佑。回到家中父母也已起床,我给父母磕头,母亲说我都这么大了不要在磕了,我还是跪在地上为父母磕了两个响头。这是老家的规矩啊,表达儿女们的孝敬之情。接下来邻居们都来拜年,由于我们辈分很高不会去给别人拜年,来人有的站站,有的真心实意的也是跪地行礼。差不多拜年的人都来过了,开始吃新年的顿早饭了,这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吃饺子,饺子还一定是昨晚包好的,按照习俗初一时不动刀的,寓意一年里无血光之灾,不惹刀枪之祸。

吃过饭大家打牌、串门聊天,什么活都不用做,只管玩乐。去年过年前的三天下了一场大雪,早上我们一起堆起了一个雪人,纯洁的世界给了我们很多快乐,把我带回那久远的童年。记得小时候常常是一觉醒来,推开门看到的就是煞白的一天一地,我们就兴奋起来,很多孩子在雪地里追逐着,打雪仗、堆雪人,一下子就忘记了严冬带来的不快乐。有趣的是捉麻雀了,找来一个筐支在雪地上,筐下洒上一点小麦,用一个绳子远远的牵着支在筐上的小棍,静静的,屏住声息,目不转睛的盯着,不一会就有成群的麻雀下来了。等它们吃到尽兴忘记危险的时候,用力一拉,呵!收获颇丰啊。虽然小手小脸冻得通红,但看到战利品我们还是无比快乐。这也许是我们在下雪的季节喜欢做的事情了,其实那时除了这,孩子们还有什么可以玩的呢。

记得一九八四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这时我在距家二十多里地的丰县梁寨中学上高一。由于要拿伙食费,周六下午放学后我还是冒雪骑车回家,开始还有同学一路,雪实在太大我就到同学家躲避。天黑了,雪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且越来越大。我只好顶雪上路,这时自行车根本不能骑了,连推着都艰难。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我害怕的要命,在冰天雪地上我艰难前行,身上却大汗淋淋。我觉得快要窒息了,就大喊大叫起来,这样可以让自己少些恐惧。离家还有五里多地的时候,我看到前方有个黑影,我简直吓死了,脊背发冷头发竖立。慢慢的靠近,我听到有人叫我的乳名,是母亲,是母亲啊,我的救星来了。

母亲用自己的围巾把我的脸裹得严严实实,帮我推着车子,这时我的泪水和着我脸上融化的雪水一起幸福的流淌着。回到家里煤炉上是母亲为我做的羊肉汤,我问母亲为什么去接我,如果我没有回来不是白跑了吗,母亲说怕我一个人害怕,就是接不到她也打算接我过半路,再去同学家问问我的情况。这时我喝着可口的热汤,泪水再次流了下来,是啊,这个世上除了母亲谁还会有这样的恩情啊。

由于冷冻还有惊吓我这次病倒了,几天后我回到学校,我写下了《母亲》的作文,这是我次用我的笔端触及这如天的情感,我用热泪铺满我的思路,用真情执起钢笔,一气呵成。这篇作文引起了轰动,除了被学校安排在高三做范文,还被推荐发表在市报上。可以说这篇作文的成功为我以后的从文之路打下的基础,给我对母爱有了难以磨灭的铭记。

人长大了,时代进步了,我们也逐渐对雪的热爱渐渐远去了。也许是工业化进程加快的原因,大雪很少了,以往每年过年回去,很少看到下雪,就是有也是很少的,有时连地皮都没盖严就融化在大地了。到了福州更是看不到雪的影迹了,多年前的冬天福州的北峰山区下了一场雪,驱车前往,等我到时也快化完了,但树上山坡上还是留下了一些这白色的精灵。那空气中的香味啊,一下子就把我带回了遥远的故乡,带我回到我的童年世界,这一刻我闭上双眼,不敢睁开,怕眼睛睁开时这一切都不再回来。每当我在丰县的家里,站在这个飘满纯白精灵的世界里,都让我的情感随着雪花一起慢慢飘落,这时我会想念远方的她,我还没有忘记她说过一定能够和我一起来我的家乡看看,看看我的父母、看看生育养育我的地方、看看这银装素裹的纯洁世界。是啊这里才是我的家,才是我终要回来的地方,因为这里有我的亲爹亲娘,这里有我终要长眠的土壤……

为了这个无法割舍的家,二0一三年底,我开始了对家乡的养老产业进行了考察,很快决定投资建设凤凰湖休闲养老产业示范园区,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划拨出500亩土地,计划建成3000个养老床位,总投资五个亿的大型国际化养老园区已经完成设计,不日就将开动。为了回报家乡对我的厚爱,二0一四年我在丰县成立了徐州大汉雄风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伊始,就联合县委宣传部等相关部门策划并承办首届“魅力丰县”形象大使评选的大型活动,目的就是宣传家乡,提高丰县在海内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活动之初就影响广泛,并引起海内外众多媒体、机构关注。也是因为这次活动我有幸认识了《文化丰县》的副总编张波、执行主编张尊军,在他们的激励下,我拿起荒废已久的笔写下《母爱如天》,在张尊师的指点下,文章将在《文化丰县》刊出。自进入家乡一直在思考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对家乡的深情厚谊的注解,今天我找到了,正如《文化丰县》一样,她虽很年轻并深藏在苏北大地的一隅,但她经过丰县文学匠人的精心雕琢,那质朴清新的本色,诚如有情有义的丰县家乡人那样走向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用文化来诠释丰县2000多年的汉文化内涵和底蕴。我为我是丰县人感到自豪和骄傲,这里不仅是生养我故土,还是我成就事业大厦的基石所在。

文/万利忠

二0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于福州

(作者:万利忠,江苏省丰县人,现任福州市江苏商会会长)

哈尔滨医院治男科
云南癫痫医院
女性癫痫应该怎么治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自然生态 免费签到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