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流潋紫谈写甄嬛传大学太无聊才写了这小说

时间:2019-06-05 20:22: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月经后期腰疼怎么办
经期延长该吃什么药
月经后期如何排淤血

第四届“中国图书势力榜”年度好书作者、译者吐露获奖心声——

“一不小心在大学因为太无聊写了一部小说《甄嬛传》”;“出版社能获奖,比我自己获奖更高兴”;“读书是人类古老而优雅的习惯,写书的人无论是虚构类或是非虚构类的作者,都是为人类的这种习惯而服务的人。”……在昨日举行的第四届“中国图书势力榜”年度好书颁奖典礼上,刘心武、贾平凹、刘震云、梁晓声、解玺璋、流潋紫、张羽等多位获得2012年度影响力文学类和非文学类好书的作者、译者们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获奖感言,用炽热的心声与现场的读者朋友们一起品味图书的风尚,分享阅读的魅力。

刘心武(《刘心武文存》作者):

“文存的原则是实事求是”

上这个榜单我的反应是好奇,在得奖的作者中我应该是年龄的,我这把年纪穿越时代的风云,感慨可能跟别的作者不一样,因为在我的少年跟青年时代,一个人不可以说你有势力,我从小受的教育是要夹着尾巴做人。现在中国图书势力榜已经是第四届了,我感到很欣慰,这说明我们的时代在不断进步,我们的观念、使用的符码也在不断地更新变化。

在这种更新变化中,我的文存居然也能获奖,我很惭愧,文存里面有很多很幼稚的东西,是一个很杂的文字集成,里面收纳了16岁以来我所有公开发表的作品。我过了70岁,从小喜欢写作,篇作品发表于1958年。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因此要叫文存,而不叫文选也不叫文集。文学可以不成功,但是不能不诚实。我很感谢出版方给我出版,也很感谢主办方给我这样的荣誉,该感谢的方面太多了。

贾平凹(《带灯》作者):

“获奖是对作家的鼓励”

这次能够参加中国图书势力榜的活动,我自己感到很荣幸,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的20年间,我主要写作长篇。这几年中国发生了很多事情,写出来之后给出版社,他们说能出版就出版,他们说不能就不能,反正一切由他们决定。《带灯》这本书写出来之后让几个朋友看过,有人说这本书涉及社会敏感内容,能不能发表很难说。但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朋友看了给予相当的肯定,说能发表、能出版,于是就这样发表出版了。这次年度好书评选中,《带灯》能入选,这是对作家的一种鼓励,在文学边缘化的当下尤其有意义。这个活动非常有意义,我自己也积极参与其中。

刘震云(《我不是潘金莲》作者) :

“出版社能够获奖,

比自己获奖更高兴”

首先说一下势力这两个字,我赞同刘心武老师说的,因为作者或者是图书在目前的中国是弱势群体,越是弱势群体越是喜欢说自己有势力。感谢出版社,感谢广州,感谢评委会,感谢上投票的读者朋友们。《我不是潘金莲》创作过程非常正常,但是写出来之后是不是能出版?什么时候出版?我和贾平凹有一样的担心。中国这个民族虽然苦难深重,但是永远不缺喜剧,在我犹豫时我碰到了和贾平凹老师一样的情况,出版社包括说可以出,出之后稿费是我的,出了问题是他们的。出版社能够获奖,比我自己获奖更高兴。同时,中国图书势力榜能对弱势群体表示一些肯定,我也非常感谢,谢谢大家。

梁晓声(《郁闷的中国人》作者):

“读书是古老优雅的习惯”

读书是我们人类古老而优雅的习惯,写书的人无论是虚构类或是非虚构类的作者,都是为人类的这种习惯而服务的人。这次来图书势力榜见到很多老朋友,作为写作同行我本来和贾平凹他们是真正的同行,但是又写了很多非虚构类的作品,给我带来很多的益处。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一件事,我马上就要归队到虚构类的创作队伍中,和贾平凹他们重新站在一起。

马原(《牛鬼蛇神》作者):

“再写小说是今生幸运”

对近20年接触文学的人群来说,我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人,因为离开文学20年了,所以我很享受当新人的感觉,这个奖项让我诚惶诚恐。我大概6年以前生病了,《牛鬼蛇神》这本书完全是因为生病的结果,我感谢主办方的厚爱,我也想借此机会重新写小说,感觉真好。能够重新拿起笔,不是很自信,如果写作也算一门手艺,这个手艺我差不多已经忘光了。能够让读者喜欢这本书,让我非常非常开心,再写小说是我今生的幸运。感谢中国图书势力榜的厚爱,感谢亲爱的读者。

流潋紫(《后宫—甄嬛传》作者):

“大学太无聊写了《甄嬛传》”

我是一个从小对文学有着特别爱好的女学生,结果一不小心在大学因为太无聊写了一部小说《甄嬛传》,对于我来说这本书是我的部作品。我平时在初中当语文老师,所有写作都是在课后完成的。我用三年半时间完成这部小说,一年半的时间完成编剧。今天非常激动来到这里见到我心目中所崇拜的名家。我希望不断感染更多学生热爱我们的文学,支持我们的文学。

解玺璋(《梁启超传》作者):

“这个奖是给梁启超的”

这个奖主要是给梁启超的,我只不过是做了宣传介绍的工作。这本书受欢迎,说明到今天中国人确实非常关心国家的未来命运,所以大家能够在这个时期详细看梁启超,这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好的事。在这里非常感谢梁启超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

李磊(《正能量》译者):

“很开心带来正能量”

今天非常忐忑,我作为一个译者,非常感谢你们将这本书引入中国,给社会的广大人民带来更多的正能量。作为一个文学学者和研究者,我一直过着非常平淡的生活,非常感谢这本书。这本书能够让我作为文学的边缘研究者参与到正能量的社会热潮中,我非常感激,也非常开心,在这样的正能量的热潮中贡献自己非常微薄的力量。

张羽(《只有医生知道》作者):

“愿更多医生加入科普写作”

作为一位妇产科医生,站在手术台上是非常正常的事,现在站在和图书有关的领奖台上对我来说非常激动。如果《只有医生知道》获得广大读者的喜欢,我希望这是抛砖引玉之作,希望更多医生加入到科普写作中,为大家做更好的事。

赵晓东

(《重生手记》作者凌志军妻子):

“别把我当成一个奇迹”

我只是千万癌症病人中的一个,和所有中国的癌症病人是一样的,是一个普通的患者,只不过凑巧是一个,所以写下自己的体验。请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奇迹,从这个故事中大家可以看到人在死亡中如何振作、在关键时刻怎样少犯错,但是请千万不要照搬我的做法,癌症治疗有很多的复杂性。尽管我在书中对中国医疗现状进行了一些解释和批评,但是并不希望读者与这个现状为敌,尤其不希望读者对医生心存怨恨。

我想特别感谢一些人,在经历与死亡的对话中,我的生命多了一些新的东西——感恩。感谢家人、同学、朋友们,感谢所有为我诊治的医生和护士,感谢这本书的和发行者,他们是我写作的动力。我要感谢这场疾病,没有它,我永远不会像今天这样了解民间疾苦,永远不会像今天这样了解生命。衷心希望中国图书势力榜越办越好。

张鸣(《重说中国近代史》作者):

“没想到讲稿也能出书”

这次获奖的作品是我大学上课时的讲稿,当时没想要出版。别人说写出来还能出书,还能卖钱,果然如此,我觉得很赚。估计以后还会这样做下去。

吴刚(《霍比特人》译者):

呼吁关注翻译者生存状况

我想荣耀应该归于托尔金,他正好遇上次世界大战,而且英国乡村的美好风景和英国传统文化都在慢慢离他远去,他的作品中反应跌宕起伏的探险,其实他的心中非常怀念英国的乡村风光。我们现在也处在这个时代中,但是我想说的是,有一些美好的东西,比如和平,比如寻常的家庭生活、劳动永远不会过时。

这个机会非常难得,我作为文学翻译者站在台上,有必要说这样几句话:在中国有许多人在从事着文学翻译,他们的生存状况其实是非常不乐观的,他们的日子过得不太好,已经没有人把这个当成主业,我在大学教书,这是我的兴趣爱好,我不能靠这个养活自己。文学翻译的译者们的劳动是非常诚实的,也是非常富有创造力、非常值得尊敬的。

虽然我在这里得奖了,因为这个作品是非常畅销的作品,但还有很多人正在翻译着并不畅销的、严肃的哲学译著,也有人在翻译着非常枯燥的学术类著作,希望大家能给他们更多的关注。

马伯庸(《古董局中局》作者):

“写作是纯粹的乐趣”

写作不是我的本行,站在这里我心里非常紧张。写作对我来说是纯粹的乐趣,而并不是工作,我得这个奖特别意外,特别感谢读者。

文/吴波、卜松竹

图/庄小龙

当心:别让小小蚊子惹大祸
股民:半年赚的钱三天亏完 盼周末休市
柠檬酸奶慕斯蛋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环保项目 分销平台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