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九十七章 终章

时间:2019-10-17 20:44: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九十七章 终章

看见御寒天腹部的伤口以及自己血淋淋的手指,青骓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只有短短几分钟,之前所有回忆又全部复苏,她被即墨月阳抓住,强迫接受了他所有的魔力,被他当成与御寒天对峙的工具。

她面无表情的与御寒天隔开一段距离,内心在咆哮。即墨月阳你混球啊,不知道和男主作对必死定律啊!她还戳了男主肚子一个窟窿啊!这是要怎么活着回去啊!

前方御寒天忽然有所动作,却不再恋战,而是往天门的方向飞去,一转眼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追!”即墨月阳下令,虽然不知御寒天为什么会忽然离开,但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跨上妖马就要追,一道红色身影比它更快,青骓挡在妖马面前,冷冷看了一眼妖马,后者嘶鸣着低头做臣服状,一直用蹄子刨着云。

“回去。”

手臂上的红莲感受到她波动的气息,越发红艳滚烫,她发怒了。

同行的妖魔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魔气被一股力量抓出丹田,魔气流失得十分快速。

即墨月阳身上仅存的魔气也要被吸走,他急忙定下心神来守住,对上青骓的眼,对方一脸轻松,摆明了不将他的防守看在眼里。

是他大意了,仙魔同体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够吸取天地生物的魔气,因为这种身体本身就是一种容器,只要激发了对方这种潜能,她就能成为的存在,大陆上的魔气都能供她驱使!

本以为她还需要指导才能掌握其中奥妙,倒是没想到低估了她,落到现在的下场。

“我说回去。”青骓勾勾手指,即墨月阳守不住一丝魔气,体力不支般单膝跪地。

红色轻纱摩挲着从他身旁飘过,青骓飞身上马,俯身看着在地上倒成一片的妖魔。

即墨月阳强撑着站起来,“走!”

一回魔界,即墨月阳前脚刚跨进门槛,后脚就被擒住脖子,尖长的指甲划破皮肤,刺入血管。

“把我当成对付他的工具,是不是很有趣?”青骓加重手中力道,滚烫的鲜血顺着指间滴到地上。

即墨月阳一愣,“你怎么会想起来?”

青骓冷笑,“看来你的如意算盘打得不够响。”

忽然,即墨月阳笑了,先是轻笑,后是大笑,笑声在胸腔里震动,带动脖子上的伤口,一时间大股鲜血冒了出来。

青骓惊,立刻后退,“笑什么!”

“可惜了!即墨月阳也不去管伤口,而是往后随意靠在门板上,“刚才冷血无情的青骓才可能打得过御寒天,现在连仇人都不忍心下手的青骓,注定成不了火候。”

话刚说完身体就忽的腾空,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嘴里吐出的血染红了地面。

青骓弯腰,伸手擒住他下巴,冷笑:“你可以在把刚才的话说一遍,我连仇人都下不了手?我成不了火候?”

“有趣,真的有趣。”即墨月阳摇摇晃晃的爬起来,“现在你想怎么样?”

青骓:“给他一个杀我的理由。”

九天,天河边上仙人死伤无数,清华上仙与众多仙人与御寒天对峙,身后天帝天母正在源源不断的给天河注入仙力。

“没想到九天竟也做出尔反尔之事。”

“天帝天母将天河交与你,但是在不损害天河的情况下,你将天河灵气取走,整个九天便再难以为继。”清华上仙不肯后退一步,做好了必须守住天河的决心。

御寒天不耐,化身为火灵根,汹汹地狱烈火拔地而起,“既然如此不愿离开,我就让你们长眠于此。”

一整晚,九天天雷滚滚,妖魔两界地表动荡,被关押住的妖魔不住哭嚎打滚,人界下了整整一天的暴雨,甚至子凌晨时候下起了血雨,众人都在说,那是天界众神的血。

黎明时分,御寒天手里的剑已经抵在天帝喉间,地上尸骨无数。

“你伤势很重。”天帝道,“无论你想要做什么,现在都不是时候。”

御寒天一手握剑直指对方咽喉,一手成爪吸着天河滚滚仙气。

忽的一只利箭从远处飞来,直接穿过他的手掌心。

天帝趁机拍了御寒天一掌,随后隐入天河中。

他转身,与青骓面对面。

青骓丢掉背上的弓箭,赤瞳不忍去看面前鲜血淋漓,浑身是伤的人。

御寒天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直直朝她走去,路过之地满是鲜血。

“你回来了。”他伸出没有受伤的手去拥抱她,动作轻柔,“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御寒天,我不会让你对创世主做任何事情,除非你杀了我。”

他后退一步,看着她眼里的希望,忽然大笑,身上伤口撕裂,黑色的劲装已经变成褐色。

“我屠神,便是与你永世相拥,便是想让这世上再无人敢威胁你,你却与我说,要屠神,便要杀你,何其可笑。”

青骓,“你说,想让这世上无人再敢威胁我,但你就是我的威胁。”

御寒天后退两步,眼神中有一瞬间苦恼与疑惑,似乎控制不住身上灵气般,金木火土四种形态轮番显现。

他后退,青骓就上前,“如果你不杀我,我便杀你!”

浓烈的魔气腐蚀着地上仙兵尸体,青骓出手了,招式毫不留情。

御寒天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与之打成平手,过招之时,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炙热。

他的剑,她的利爪同时伸向对方咽喉,看到她轻声说出“师弟”二字时,御寒天动作一顿,忽的笑了,放弃了挣扎。

利爪临时换了方向,穿过他的肩膀。

他还在笑,“如果觉得我是你的威胁,为何刚才不杀了我。”他声音低沉,“骓儿,没有人能够成为你的威胁,我也不可以。”

“精彩,精彩。”即墨月阳站在云端上,一抹红衣衬得脸苍白万分。

御寒天本来就打算将他碎尸万段,这下怎么会放过他,身形一晃转变为木灵根,带着倒刺的藤蔓猛地飞过去,瞬间穿透那抹红色。

看着对方眼神里的痛苦、内疚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他忽的明白了什么,不可置信的抽回藤鞭,慢慢转身。

青骓站在原地,嘴角扬起一抹怪异的微笑,身形一晃,再抬头时,已经是即墨月阳的脸。

“御寒天,”他笑着开口,“你亲手杀了的女人啊!”

御寒天飞奔至那一抹红衣,将人抱在坏里。

青骓已经没办法维持即墨月阳的形态,藤鞭穿透了她的内脏,说一句话都疼得要命。

“奶奶个熊,早就想说粗口话了,这真是疼死我了。”她一说话便呕了一大口血,分不清是红衣更红,还是血更艳丽。

面颊被温热打湿,她虚弱抬头,用仅有的力气慌乱出声,“你别哭,师弟别哭。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擅自抓住了你的心,现在又擅自要回去,还让你做这种事。”

御寒天紧紧握着她的手,嘶哑出声,“回去,就那么重要吗?你就未曾为我动心吗?”

她摇头,决然要离开的心此时才真的痛恻心扉,她想说爱他,在这个世界上放不下的就是他。但是,她已经自私的借着他的手让自己离开,又怎么能够用那份爱去束缚他?

“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只想回家!”

御寒天身体猛地一颤,忽的抱紧她,将头埋进逐渐冰凉的颈窝,轻声道:“没有关系,骓儿,我爱你啊。”

直到藏到酸涩味道,青骓才察觉自己也哭了,视线已经开始模糊,她看着几步开外神色复杂的即墨月阳,努力朝对方笑了笑,用口型说了声,“谢谢。”

即墨月阳立刻背过身,一手捶在石壁上。那个狠心的女人!

“即墨月阳,我要御寒天杀了我,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但是你可以得到更多。”

“即墨月阳,这个大陆没有人能够打过御寒天,你变成我,我变成你,他恨你入骨,必然要取你性命,你我本体换血,气息交融,一时半会他无法辨认出谁才是真的青骓,一旦他出手,我必死无疑

。”

“即墨月阳,我会逼他,让他伤自己几分,之后他必然需要休养生息,而你便有大把的时间重振旗鼓,杀了异端,你便会是救世主,从此之后,他伤不了你,你害不了他。”

“即墨月阳,这笔交易你要不要做?”

“成交!”

“我就是混蛋,天下大混蛋。”即墨月阳又哭又笑,忽得听见御寒天恸哭的声音,他不可置信转头,转眼就被打飞。

御寒天已经失去理智,满脑子都是眼前这碍眼的红色。

一阵微风拂过,伴随淡淡花草香气,走兽低鸣,飞禽啾啾。空中撕开一道口子,卜算子从幻境中跳下,抱起已经冰冷的尸体便跑入幻境,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铁岭治疗妇科医院
亳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锦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铁岭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巴中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