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云南某水源受污养殖场仍养猪山坡粪水成河

时间:2019-07-12 22:11: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云南某水源受污养殖场仍养猪 山坡粪水成河

大龙潭水源地其实就是一个小水塘,特殊的是这里会源源不断地流出泉水。在龙潭水边,看到,原来埋在水塘里的白色塑料管已经裸露在外面,水塘里有淤泥和垃圾浮现,“这里以前是3个村子人世代接水的地方,现在大家都不想管它了,才成这个样子。”看到以前清澈的泉水如今变成了犹如硫酸铜液体的蓝色,沈云启摇头叹息着。 养殖场里猪叫声不断 12月9日,小雨,再次来到位于官渡区小哨的生猪养殖场。这里是老320国道的路径,也是小哨和大树营村委会的交界地。占地1000亩的养殖场远看就在附近的小山头上,沿着道路行走,需爬坡才能到达。当车子离养殖场还有2公里左右的时候,就有一股浓烈的粪便味夹杂着酸臭味扑鼻而来。养殖场上点的地方,一条东西向的宽敞泥路将养猪场分成两半。走上那条泥泞的路面,一路上猪叫声不绝于耳,偶尔透过临街开着的门看进去,靠路的一边是养猪人吃住和为生猪配饲料的地方,再进去,就是一间间整齐的猪圈。顺着这条路走了1公里左右,我们逢人就搭讪,发现大部分人都是外省的,以四川口音和湖北口音的人居多。但是一提到要进到猪圈参观,对方立刻找理由拒绝,有的还拉下脸来强行把门关上。 山坡上粪水流成河 沿着养猪场的土路一直向东走,出了场门,就是标志着官渡区小哨和嵩明县大树营村的一条小路。不时,还看到两辆已经拉好生猪的大货车从场门里出来,沿着这条小路向外开去。 沿着小路走不到500米,往山头的低洼处看过去,三个大型露天化粪池呈现在眼前。远远望去,庞大的化粪池竟然有些像小型水库,可惜里面装的不是水,而是养殖场清洗猪圈后流出的污水。一路往下走,只见几根很大的管子从养殖场的围墙外接出来,到了坡底流入一条小土沟,再由小土沟流进化粪池。在此过程中,还发现有几条原来修的暗沟被埋在沙土间,臭气熏天的粪水就直接流入近1公里远的化粪池。据沈云启介绍,这三个化粪池是龙潭水被污染后才挖的,三农公司对底部做过一些防渗处理,但如果长期存在的话对不远处的八家村水库造成严重影响。“八家村水库是一个中型水库,比我们那个青年水库还大,下一场暴雨粪便会沿着坡势流过去,到时造成的污染将十分严重。”沈云启说。 在化粪池的一边便是新农村的土地,唐李华正和妻子正在修剪自家桃园里的枝条。10多年前,他就开始在这里种果树了,10多亩油桃园是他一家人每年的收入。现在让他痛苦的事情便是每天要忍受粪便的臭味。唐李华表示,化粪池建在这里后加大了土壤的酸性,对于桃树生长不利。“长出来的全是‘青蛙头’,加上去年干旱,往年几吨的收成去年才收了几百斤。”唐李华说。 调查 饮用污染水,三个村小组人畜生病 因为村里陆续有村民或家畜饮用大龙潭被污染的水,患上了疾病。2009年11月份,昆明市环保公安人员来到实地调查,并统计了各村出现病症的状况。 新农村村民小组一份10月20日至11月23日的统计报告显示:全村180户人家中,有55人出现腹泻等程度不一的症状,其中一人因腹泻诱发阑尾穿孔;家畜方面:有95头生猪发生病症,其中8头死亡;鸡死亡55只。除了新农村,邻近的西冲和小堡子村民小组也发生了多起饮用污染水源发生病症的事件。 74岁的李贤伍是新农村里病症明显的一个。他的女儿唐艳芬介绍,11月的一天早上,头天还好好的父亲突然说肚子疼痛难忍,并屡屡上厕所,拉完肚子就在床上直打滚,家里人赶紧找来一辆车,将他送往昆医附二院进行了手术治疗。经过紧急救治,医生诊断李贤伍是因为吃了不卫生的食物或喝了不干净的水导致严重腹泻,腹泻诱发了阑尾炎。经过治疗,李贤伍住院10多天后回家休养,住院花费了1万多元。 如今,唐艳芬一家5口人已经改喝矿泉水,他们不敢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们买矿泉水要到杨林的街上才买得到。因为太远,水商不提供送货上门服务,我们自己找车去拉。一个月全家做菜、喝水要用5桶左右,每个月买水的开支在30元到40元。” 辩解 三农公司负责人:我们也是受害者 虽然有关部门已经责令养殖小区停止运营,但小区内的租赁户仍然照常运营,只是生意没有往日红火。随后,一行来到养殖场的管理方——三农公司。公司的园区工作人员介绍,几位负责人都不在,对于即将开庭的事情他也是不太了解。在问及污染一事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三农公司十分冤枉,公司进入园区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地下会是溶洞,会造成地下水的污染。 随后拨通了该公司负责对外联络事务的杨副总经理。对方表示,他在昆明办事,近很忙,开庭的事情也正在准备。“我们也是受害方,我们也有苦衷,但公司的对外口径是统一的,在政府等相关部门没有给出一个处理意见时,我们不会多说。但在合适的时候,我们会把这件事情向社会说清楚。” 手记 是谁在纵容违法排污? 贫瘠的大地是自然给的,我们不必有太多的怨恨。而去到小哨看到1000多亩的生猪养殖小区山坡下那些满目疮痍、粪水横流的土地时,很是心痛。我不明白,为何去年11月份就发现养殖小区违法排污,将附近供近千人饮水的龙潭水污染了。而时隔1年多,猪依旧在养,粪水依旧满山流淌,污染还在继续,村民到处找水喝…… 我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纵容违法排污? 事实很清楚,造成三个村人畜饮水水源地——大龙潭污染的根源就是养殖小区没有采取任何处理措施,随意让粪水排放导致的。但罚款交了,传票也送到养殖小区法人手里了,而养殖场却根本没有停业。这起环保公益诉讼官司索赔的400多万都用于治理大龙潭水污染,如果才发现污染源时就彻底截断根源,那么以后治理起来的费用是否就会少很多,工程和治理的时间是否就会短一些呢? 养殖小区地界属于官渡区的范围,而受到污染的却是嵩明县的地盘。1000亩的生猪养殖确实是个大项目,能给当地的经济带来发展,而经济的发展建立在损害1000多人生存的利益上,值得吗?在审批这些项目的初期,相关部门能否将工作做得细一点。如果地貌、环境污染等因素都考虑进去,是否就能避免悲剧上演? 政府相关部门办事是有程序的,可是这个较量和博弈的过程是不是长了点?这个过程当中水源地被污染的三个村小组可是一直在为饮水问题奔波和烦恼啊!“我们的日子比抗旱的时候还艰辛!”这是饮水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新农村村民们异口同声说的话,面对每天喝水都困难的现状,他们眼里只有无奈和无助。 采访中,我们发现,只有两个办法能解决此次污染事件:要么彻底取缔生猪养殖场;要么利用设备将养殖场产生的粪水全部集中收集并有效利用,而如果只是对养殖场坡下偌大的“粪坑”进行防渗漏处理的话,是治标不治本的。那么这个决定该谁来下呢? 村民还告诉我们,新农村村口的青年水库也已经被污染了,村民们甚至都不敢将牲口牵到水库边放养,那潭近在咫尺的水,如今变得让他们不敢再亲近。而环保部门的诉状里,没有提到青年水库的污染。时隔一年,相关部门是否该再去调查一下污染范围是否扩大了呢?

达州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额炎窦医院
海南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河南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