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纯属冤枉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10: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片黄叶从窗前飘过。秋天已经悄然来临了,虽然天气还是这么的热。明天就是中秋节,我们单位从今天开始放假,一共放三天。  我呆坐在电脑前,一边听着莫扎特的名曲《魔笛》,一边在word文档里写东西——“2008年以来,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省××厅的大力支持下,我局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认真落实党的十七大精神,锐意进取,团结奋斗,在××工作上取得了重大进步。现将××工作汇报如下——”写完这段套话,我的脑子就一如既往地空白了。  我是某政府部门的一个小小秘书,每天的任务就是焦头烂额地收发一堆堆文件、绞尽脑汁地炮制一篇篇材料,反反复复,周而复始,没完没了。对于曾经豪情万丈的我来说,这个工作实在是太枯燥乏味和折磨人了。在某个时期内,我甚至对纸质的东西有一种恐惧感,只要见到纸张,我就会产生幻觉,怀疑是政府文件,恨不得逃之夭夭,或者奋不顾身抢过来撕个粉碎,然后扔在地上猛踩几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过程。后来,我就慢慢适应了,虽无激情,却也再没怨言。再后来,在父母的催促下,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就找了个女孩结婚。  结婚后我们夫妻的感情还不错。每天早晨她叫我起床,下班时她做好饭,晚上两个人一起看看肥皂剧,有什么郁闷的事可以对她发发牢骚……虽然生活平平淡淡,但我还是觉得有点甜蜜。可见在骨子里我也是一个俗之又俗的人。  我们结婚一周年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正当我们准备庆祝的时候,我们的感情起了变化,很微妙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近她对我有点冷淡,尽管不明显,我还是能感觉到。我没有做错什么啊,还是像从前一样按时下班回家,还是像从前一样对她热情似火……为什么这样对我呢?  女人心,海底针,真让人摸不到边!我想来想去,的解释是:她怀疑我对她不忠。我书桌的抽屉有一天忘了锁,我大学时写的日记就在里面,她肯定是偷看了我的日记。要命的是,我在日记本里写了几篇文章,讲的是和同学经历一夜情的故事,在文章的,我还明目张胆地阐明了我的立场,说男人不嫖娼,就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妓女,还说我以后结了婚,一定要搞一次婚外情,否则便是冤大头。我想,如果老婆看到这段话,一定会鄙视我的人品。  可是,天地良心,关于我的人品,皇天后土可以作证——那真是好得不能再好,否则就成圣人了——我可以厚着脸皮、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我不一定是我们这个城市党政机关材料写得的秘书,但我是我们这个城市人品可靠、工作卖力、为人规矩的秘书。有例为证,我当秘书三年以来,从没接过别人一支烟,从没收过别人一分钱,从没答应别人邀请去吃饭、K歌,从没答应别人邀请去赌钱、按摩……要知道,在政府机关当秘书能如此洁身自好,可以说是历史罕见。当然,正因为如此,我在单位混得不是很好,领导除了要材料时想起我,总是将我忽视。  这么好的一个秘书,怎么会不忠心耿耿呢?  至于那几篇日记,我可以负责任地保证,纯属虚构,完全等于小说。众所周知,我这个人有个癖好,写东西喜欢故弄玄虚,经常用人称写小说,目的是让人觉得虚虚实实、虚中有实、实中带虚,增强文章的趣味性。这样写很容易吸引读者,但也很容易让读者产生误会。因为我不可能在每篇小说面前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巧合”或“本文体裁为小说,请勿对号入座”,这样会大煞风景的。那几篇日记,自然也是这种癖好的产物,虽然故事是有原型的(同学小A和老B),但完全不关我什么事,我只不过在他们眉飞色舞的叙述基础上发挥我不着边际的想象力用人称写的。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如果你不信,我可以把小A和老B找来作证。我真的从没有搞过一夜情,更没有去嫖过,即便大学毕业后走上社会也是如此。某次我和大学老F、小J、老Z、小H聚会,喝完酒之后,醉眼迷离,心花怒放,他们几个提议打的去附近的××县堕落街耍一下,那里小姐漂亮、价格实惠,是嫖娼的理想之地。我当时确实也想去,但终忍住了,死活不答应和他们一起去,搞得他们非常扫兴,不得不陪我一起去网吧上网。这件事,他们肯定记忆犹新,可以为我作证。还有,我自从和老婆认识起,就自觉减少了与女同学和女性朋友的往来,这不正是爱她的生动体现吗?我敢以人格担保,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虽然在大学时代我把“纯洁善良高尚哥”的光荣称号送给了老G,但长期实践证明,真正纯洁善良高尚的人是我。  这么好的一个老公,怎么会不忠贞不二呢?  居然怀疑我有外遇,真是新时代的“窦娥冤”。  这次中秋节,她也不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和我一起去旅游了,她邀了几个女朋友(都是结婚没两年的)去附近的××市的神女湖玩,说什么要搞一个已婚女人峰会,专门研究男人。这叫我情何以堪?于是我一个人留在家写东西。  ……  胡思乱想到这里,我心烦意乱,便关掉刚写的那段公文,打开新文档,开始写小说。众所周知,我是个文学青年,总是以写探索人生的伟大长篇小说为己任。但是,我的长篇巨著总是在肚子里不断翻腾、不断酝酿,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从来没有形成过一千字以上的片段,往往写了几百字又被我删除或撕掉。今天我必须正式动笔了,我发誓,于是我开始写——“我终于决定动手了。我拿起磨了N次的匕首,出了门,向邻居家走去。这时,突然停了电——”  写到这里,外面突然响起了门铃声。老婆一大早就走了,估计现在都已经快到神女湖了。那么会是谁呢?  我一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女人,二十一二的样子,非常漂亮,面容姣好,身材。  “请问你找谁呢?”我问。  “不好意思,”她说着话,突然闪进大门,站在客厅里,“打扰一下,我是卖内衣的。”  “推销内衣怎么跑到人家里来了?这也太离谱了吧!孤男寡女的,容易引起误会,请你赶快出去吧。”我一边说一边关门,怕邻居看到产生误会。  “你老婆在家吗?”  “没有。”  “那不就不会产生误会吗?你看,我这些内衣多漂亮,价钱又便宜,给你老婆买两套吧。”  “可是不试一下怕不合身啊。”  “我可以替她试试啊。你老婆身材和我比如何?”  “高矮胖瘦和你差不多。”  “那不就正好吗?我替她试试了。”她开玩笑似地说。  “那就试试吧。”我开玩笑地说。  她居然真的开始试内衣了。我的话还没落音,她已经脱了外衣和长裤,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站在我的面前,吓了我一跳。我的脸迅速红了,发热。  “你干什么?快穿上衣服!我以为你开玩笑,你真的试啊!”  “那当然。我说话算话,做事认真。”  “别别别,求你了,快穿上。要是我老婆突然回来,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别说是我老婆,就算是别人来我家找我,看见这情形,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我做事可从不半途而废,除非你真的买我两套内衣。每套200块。”  “好了,怕了你小姐!这是400块钱,拿着。”我一边说一边掏钱。  小姐眉开眼笑,作好接钱的姿势。  此时,我听到防盗门有金属摩擦的声音,有人用钥匙开门——除了我之外,只有老婆有钥匙——天啊,老婆居然返回了!  大门猛然被推开,老婆出现在门口。于是,她看到了我递钱给半裸着身体的小姐……  完了,彻底玩完了!别说跳进黄河,就是沉到太平洋也洗不干净了!  “姓邹的,我本来对你还抱有幻想,现在我对你彻底失望了!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真不愧是正人君子啊,做了光荣的事,就写到日记里。”  “我……”我哑口无言。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人证物证都有,我说得清吗?她听得进吗?  一场战争爆发了。夫妻感情真的开始破裂了。  ……  都怪我傻,装什么文学青年啊,放假不出去玩,呆在家写什么小说啊?还不如去动物园看猴子打架。哪怕我去找几个朋友喝酒,甚至醉后真的去嫖妓,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啊!  我发誓,我真的被冤枉了。    禅残2008年9月16日晚写于深圳南山白石洲 共 30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遗精吃什么药好使
黑龙江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自然生态 管理软件saas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