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白鹭小说三篇

时间:2019-12-05 07:07:1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看来,这张学良听咱们乡长的哈,让他在哪儿剿匪,他就在哪儿剿匪。明年呐,说不定还让他上哪打去呢!

典故三迁

哎,大作家,程乡长找你干啥呀?

从镇政府回到学校,同事石老师问我。

这不是吗,咱们镇要开发花砬子山,发展红色旅游,让我去搜集素材,写几篇关于抗联啦、剿匪啦之类的文章发表,大力宣传花砬子山。

花砬子山那儿风景是挺幽美的,但那块儿也没听说发生过什么抗联剿匪的事迹呀!

怎么没有呢,张学良不是在那儿剿过匪吗?

张学良剿匪……,不是在石城山吗?

是呀,当时我也这么说来着,程乡长说不在那儿了,那儿没开发成,这回咱把它挪到花砬子山去。

真尿性哈?这玩意儿还能挪呢。那边的谷老师说。

我诡秘地一笑,低声地说,其实呢,张学良根本就没来过石城山,他恐怕连这个名字都不一定知道。

那实际上在哪儿剿的呢?老道沟?

也不是。当年张学良真正跟胡子交火的地方是咱们庆川乡的金小铺屯。这是八八年我根据李郁奇、吕万顺等几位健在的老人的口述,写成的《张学良大庆川剿匪》一文,在省报发表了,后收入《长寿县文史资料》。文章里写到,民国一年,张学良来庆川剿匪,在金小铺屯西与东平匪队交火,胡子打死了少帅炮车上的骡子,少帅大怒,下令开炮,猛烈的炮火使匪徒伤亡惨重,四散溃逃。可乡长说金小铺那个地方是一马平川,连个山呀水的都没有,也没啥利用价值呀,所以,他就找到我,要我写文章把张学良剿匪的典故搬到老道沟去,后来又改到石城山,这不,这回还得往花砬子山搬。

说到这儿,我的邻桌、一向沉默寡言的老吴说话了:看来,这张学良听咱们乡长的哈,让他在哪儿剿匪,他就在哪儿剿匪。明年呐,说不定还让他上哪打去呢!

哈哈哈哈!他的话引发了一阵爆笑声,一时间,办公室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一叶

我坐在商店的台阶下晒阳阳。

众多的高跟鞋、高筒靴围住我,指点、讪笑、议论,有唾沫星子迸溅到我的脸上。

诗人的气质在这里荡然无存,我尽情地忍受着乞丐般的屈辱。

这个城市与我水火不容,就在我去书店回来的电车上,它竟搞去了我缝在衣襟下面的钱包,留下半寸长的口子仿佛还在滴血。

我远隔千里的乡村啊,喃喃叨念我的妻儿老小啊,我想什么办法才能回到你们的怀抱啊!

饭店老板看不懂我的诗;列车乘务员不屑读我的诗;服装店的模特讨厌我的诗,惟独这台阶……

我的破旧的皮夹克在阳光下不泛一丝光泽。

围观的人群终于散尽,我无聊地捏着衣角,揉搓着,想起“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故事来了。

此时,真渴望有那么一片能隐形的叶子,我就可以大胆地到服装店,到饭店去,到火车上去,旁若无人。

唉,童话只能是童话。

我无聊地捏着夹克衣角,揉搓着,忽然,衣角发出“咯哔、咯哔”的声音。

难道真有一片这样的叶子?

我想,大概是我在家里,经常上山,偶然弄进皮夹克里层的树叶什么的。

我将手伸进贴身的底,穿过兜底破洞,咦,有那么一张东西,很质感的。

拇指夹出的,竟是一张百元钞!

我忽然从台阶上昂然站起,迈开大步,街上的人影一下子都变小了。

淘汰

我还没起床,黄导就打来电话:“哎,老李呀,昨晚王主任打电话告诉我,《武大郎开店》被淘汰了!所以,你写的串联词要调整一下。”

“什么?《武大郎开店》被淘汰了?那可是进京获奖作品哪,淘汰哪个,也不能淘汰这个呀,这些当官的都有病咋的?”

“王主任还骂咱们脑袋进水了咋的,为啥偏要上这么个节目呢!”

放下电话,我感到茫然不解。这样一个全国获奖的戏,为啥回到咱们小县就演不了?

一进腊月,黄导找我们几个商量,年年春节联欢会都是县文化馆和评剧团那么几十张面孔,观众都看厌了,今年是否在全县招募人才,举办一场“百姓自己的节目”呢?十几天的时间里,我们经过了“海选演员”、“确定节目”、“组织排练”等系列环节,总算搞出点儿名堂了。正要彩排呢,忽然传来我县欣悦山庄小剧团演员刘柱子、高彩云的新编拉场戏《武大郎开店》在京获奖的消息。我们立即把二位演员请来,作为我们这场晚会的压轴节目,将在腊月二十八晚上在县影视院演出,同时,电视台向全县现场直播。

腊月二十六晚上,在县政府会议厅进行一次彩排暨接受县领导审查。六点三十分时,县五大班子领导在县委书记肖双武的带领下,走进了会场。肖书记个子很矮,只有一米五十多,略有些秃顶,干部们称他“小列宁”。他有个习惯,总是披一件旧的军大衣,梳着大背头,虽然个儿小,却很精神。此刻,只见他神采奕奕地走到座位前坐下,开始兴高采烈地观看节目。舞蹈、歌曲、小品、相声、拉场戏……节目一个接一个地进行,全场群情振奋,笑逐颜开。尤其是刘柱子表演的武大郎,他腰扎一件肥大的蓝布短裙,蹲着腿走路,在舞台上前蹿后跳,那极滑稽、搞笑的表演,逗得在场观众前仰后合,有的捂着肚子直“哎哟”。这个节目快结束时,我才注意到,肖书记和王主任的座位不知啥时候空了。

午饭后,欣悦山庄的陈总经理给我打电话,气呼呼地指责我:“我们的节目在北京都获奖了,差啥不让我们演了?再说是你和黄导把我们接过去的,现在又把我们刷下来了,这不是太坷碜我们吗?”

这陈总经理过去为我们县文艺晚会没少投钱,这码事办得确实挺操蛋的。

我只好给县委办公室王主任打电话。他过去和我在一个学校待过,还是我的一个叔辈小舅子,所以,我跟他说话还是挺随便的。

“哎,近忙不忙啊?我说那个《武大郎开店》怎么说砍就给砍了呢?难道领导不知道这是全国曲艺大奖赛获奖作品吗?你跟领导说说,差一不二的……”

“操!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儿呢!你别看它在北京好使,在咱这疙瘩不行。没看这两天书记一脸阴云吗?都是你们这个节目给闹的!”

“这戏歌颂了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书记有啥不高兴的?”

“我说你脑袋让驴给踢了咋的?”他压低嗓音说,“你不知道咱书记个子矮而且名字里也有个‘武’字呀?搁你看见刘柱子在台上蹲着走路蹦蹦跳跳的,你不闹心哪?”

我没嗑唠了。

共 22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典故三迁----为了本土经济利益,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何况少帅真缴过匪,至于在那嘎达,乡长说了算!一叶----这才是文人,没钱是乞丐,但很清高,有钱了,就高高在上,把谁也不放在眼里。 淘汰----这不是光着腚串门,没事找事吗?书记个子矮,你就弄个武大郎,挨呲的货,不淘汰才怪呢。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11-06 17:05:04 这三个作品太生活了,也深刻,语言、结构,啥也不说了,作品太好了!

2 楼 文友: 2014-11-06 17:55:4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握手问候,期盼您的新作!

四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健脾的药
芪斛楂颗粒怎么样
小儿退烧按摩手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